一盆喧嚣的茉莉

段子手。黄少天本命。

【喻黄/蓝雨】蓝雨十分相声社之《打开方式不对》

梗来自:点我  9分40秒开始~有流量请一定点开观看~笑死我了~

神经病向,慎点!

*相声梗有修改

*文中的“亲亲”,是全职手游里少天和文州共同养的柯基的名字


(本期《蓝雨十分相声社》正式开播!帷幕拉开!掌声雷动)

徐景熙:各位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宋晓:大家好!

徐景熙:我是徐景熙。

宋晓:我是宋晓。

徐景熙: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蓝雨十分相声社》节目!

宋晓:今天呀,咱们要来说说“打开方式”的问题。

徐景熙:等等?你刚才说“打”……“打”什么?

宋晓:打开方式。

徐景熙:这打开方式,有什么好讲究的呀?

宋晓:当然有了!

徐景熙:哦?

宋晓:不仅有,这打开方式啊,可是有大学问!

徐景熙:嚯!这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那你给大伙说说?

宋晓:好比说,你打开荣耀时用的是自己的账号卡,那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就是灵魂语者。

徐景熙:没错。

宋晓:灵魂语者,圣光闪耀啊,比赛中见到灵魂语者,那真是犹如见到天使一般激动人心!这可是奶妈啊!

徐景熙:过奖过奖~

宋晓:奶妈,多受宠的职业!不仅咱队友喜欢……

徐景熙:怎么样?

宋晓:对手更喜欢啊!

徐景熙:诶诶诶?

宋晓:一上场,看!对面奶妈!集火呀!一波带走!你看,更激动人心了不是!

徐景熙:这倒是,一把辛酸泪啊!

宋晓:咱为了保护你,也没少吃苦头。

徐景熙:那我谢谢你喽!

宋晓:好说好说。

徐景熙:等等,这和打开方式不同有什么关系呀?

宋晓:那当然有关系了,你想啊……

徐景熙:怎样?

宋晓:要是你打开荣耀时,用的是黄少的账号卡,那出现在众人面前的……

徐景熙:夜雨声烦!

宋晓:没错!那可是夜雨声烦啊!

徐景熙:荣耀第一剑客!联盟最强机会主义者!

宋晓:是不是瞬间就没灵魂语者什么事儿了?

徐景熙:我去你的吧!

宋晓:所以说,这打开方式不同,造成的结果可是完全不同的。

徐景熙:我还真没瞅出来。

宋晓:你看刚才那个例子……

徐景熙:那叫例子?

宋晓:啊?

徐景熙:那叫瞎掰!

宋晓:嗨,你别不服啊,看我再给你举个例子!

徐景熙:洗耳恭听。

宋晓:既然是“蓝雨十分相声组”,我就拿从咱们蓝雨出去的队员来举例。

徐景熙:这主意好!

宋晓:咱们就说说同在兴欣的魏琛和方锐。

徐景熙:哦,是魏队和方锐前辈!

宋晓:你瞧瞧这俩平常的吵架场景,我给你示范一下。

徐景熙:好嘞!

 

-魏琛VS方锐 现在日常·真实记录-

魏琛:诶!方锐!你刚才那什么小动作??

方锐:我怎么了?我没怎么啊~?

魏琛:呸!别以为老夫已经老眼昏花了!你刚才那招,还敢不敢再使出来?

方锐:嘿嘿~老魏,做人要讲证据的!你有证据吗~?有吗~?

魏琛:我去你大爷的!你真猥琐!

方锐:我猥琐?你才猥琐!

魏琛:你就猥琐!

方锐:你才猥琐!

魏琛:你就猥琐!

方锐:你才猥琐!

…………

 

徐景熙:好了好了好了打住打住!哎呀这一直吵下去得脱水啊!

宋晓:旁边刷boss的叶神都睡着了!

徐景熙:这吵架……用词实在是太匮乏了!

宋晓:但是,换一种打开方式,结果就不一样了!

徐景熙:哦?怎么换?

宋晓:比如,这吵架的要是咱们队长和黄少,那可不就大不一样了?

 

-喻文州&黄少天 训练营·真实记录-

-训练室里

黄少天:吊车尾的,你有什么高见啊?

喻文州静静看了他一会儿,转身走开,什么都没说。

黄少天气得锤了一下桌子。

 

-食堂里

黄少天:哇!今天的白斩鸡好好吃啊!诶吊车尾,你怎么没打到白斩鸡?你不是最喜欢吃白斩鸡了吗?哈哈我知道了!你不仅手慢,你还跑得慢!到食堂的时候白斩鸡已经被打光了吧!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捧着装满三人份白斩鸡的餐盘,得意地大笑。

喻文州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低头不声不响地吃饭。

黄少天笑了一会儿,见对方不理自己,便也生出一股无趣感来。最后把根本吃不完的白斩鸡分给了其他人,自己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宿舍里

黄少天:吊车尾!你手慢就算了!怎么洗澡也这么久!在里头一个多小时你是要飞升吗!我也要洗澡的好不好!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很影响舍友我的生活的啊?我……

喻文州看都没看黄少天,躺下盖好被子就翻了身,只留给对方一个后脑勺。

黄少天一腔怒火没处发,最后重重哼了一声,拿着换洗衣服“砰”地关上了浴室的门。

 

……

(徐景熙无语,掌声雷动)

宋晓:怎么样?

徐景熙:什么怎么样啊?

宋晓:是不是换一种打开方式,诶~这架就吵不起来了!

徐景熙:这叫换一种打开方式么?这根本连人都换了!

宋晓:那也一样是打开方式的问题!你看,黄少虽然话多,但核心词语就一个!

徐景熙:是哪个?

宋晓:“吊车尾”啊!

徐景熙:嗨!这能一样吗!

宋晓:怎么不一样?黄少“吊车尾”来“吊车尾”去的,叨叨叨叨,队长生气了么?队长没生气!这不就是打开方式不同的问题么?

徐景熙:你这人怎么这么轴呢!

宋晓:我怎么又轴了呢?

徐景熙:这都不明白?

宋晓:啊?

徐景熙:这不是打开方式的问题,这是人的问题!

宋晓:哦?人的问题?

徐景熙:当然是人的问题。你看,你举这例子的人就不对。队长是谁?队长的脾气有多好?咱全联盟都知道!

宋晓:这倒是句实话。

徐景熙:什么“猥琐”啊“吊车尾”啊,这不是核心词语的问题。

宋晓:不是核心词语的问题……这是什么意思?

徐景熙:意思就是说,这跟说什么没关系,关键还是队长脾气好,忍耐力强!

宋晓:这我不太敢苟同。

徐景熙:怎么的?

宋晓:有本事,你到队长面前去喊声“吊车尾”,你敢吗?

徐景熙:……

(观众起哄,口哨声、喝彩声此起彼伏)

徐景熙:…………

宋晓:不敢吧?

徐景熙:你这,你这……

宋晓:我这怎么样啦?

徐景熙:我还是坚持这跟说什么没关系,这跟人有关……

宋晓:来来来,你去朝队长说……

徐景熙:行行行别起哄!听我说完!

宋晓:诶?

徐景熙:这不是队长一个人的问题,那得是队长和黄少两个人,才能不吵架

宋晓:所以这还是打开方式的问题嘛!

徐景熙:那还是得看用词

宋晓:怎么,你这是还不服呀?

徐景熙:当然不服!刚才那词虽然不好听,但是也不算什么很难听的侮辱性词汇……

宋晓:那怎样才算侮辱性词汇呢?

徐景熙:我举个例子?

宋晓:请!

徐景熙:你想,要是轮回的孙翔遇上呼啸的唐昊,互相指着对方吵吵,“你是狗!”“你才是狗!”“你就是狗!”“你才是狗!”那才叫真正的吵架呢!

宋晓:哦!互相骂对方是狗!

徐景熙:狗从旁边经过,狗都郁闷了!“为什么骂我?明明我才是狗呀?”

宋晓:听着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徐景熙:因为“狗”这个字,所以才会吵起来!

宋晓:对,“狗”这个字放在人身上是个侮辱性的词汇。

徐景熙:这就没法儿不吵了吧?

宋晓:但是队长和黄少,也不是没这么说过呀!

徐景熙:你说啥?

宋晓:换一种打开方式,就根本吵不起来~

徐景熙:那不成,你再用“吊车尾”举例就不合适了!

宋晓:我不用“吊车尾”,诶~我就用“狗”。

徐景熙:就用“狗”?

宋晓:没错!就用“狗”,队长和黄少只要换一种打开方式,一样吵不起来!

徐景熙:怎么换?

宋晓:把“狗”,换成“小狗狗”~

徐景熙:你等会儿?换成什么?

宋晓:小狗狗~

徐景熙:怎么听着总觉得哪儿不对呢……

宋晓:不信?咱们来看一下!

徐景熙:来看来看!

 

-喻文州&黄少天 现在日常·真实记录-

黄少天坐在转椅上呼啦啦地转圈,一边碎碎念着:“队长队长队长队长,快换衣服啦!说好晚上出去吃火锅的!”

旁边的喻文州低着头,手上一刻不停地在写着什么,好一会儿才答道:“等等少天,我还有一点记录没有整理完……”

转椅停下了,黄少天一脸懵逼。

片刻之后他哀嚎起来:“不!!我预定了位置的!!今天周末超级多人!!去迟了会取消的!!”

“少天乖,”喻文州苦笑着放下笔看他:“这个记录今晚就要给经理,别闹。”

“什么叫我乖!”黄少天不爽,“队长你一定忘记我们要出去吃火锅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我没忘,临时来的工作,我以为可以在晚饭前赶完的,没想到高估自己了……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和你打个招呼的,现在看来应该要到晚上了。”

工作最大,这个道理黄少天还是懂的。可让他就这样对好不容易预约到的火锅死心,还是有点不甘:“那火锅怎么办啊……”

喻文州叹了口气,微笑着走到转椅边,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是我不好,明天休息,陪你去吃好不?《蜘X侠》最新那部正好上映了,我已经定好位置,明天吃完饭一起看吧。你不是期待很久了?”

 

黄少天气鼓鼓地沉默了一会儿,看起来不得不接受这个结局。他嘟了一会儿嘴,忽然大叫起来:“啊!!!好生气!!!”

明显耍赖的样子,喻文州反而笑了:“怎么了?”

黄少天颇有点不管不顾的意思,拽着喻文州的衣服下摆晃来晃去:“队长说话不算数!队长骗人!队长是……”

“嗯?我是什么?”

黄少天秒改口:“队长是小狗狗!!”

喻文州笑得更加灿烂了:“这样啊,我是哪只小狗狗?”

“你……你是亲亲!”

 

喻文州就着扶着转移椅背的姿势,弯下腰在黄少天唇上啄了一下。

“嗯,我是亲亲。”^_^

黄少天脸红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似的,嘟嘟囔囔着不服气:“我,我是说你是亲亲,唔……哎呀队长你干什么呀,我没要你亲我!”

“哦……”喻文州恍然大悟,“原来少天不是要我亲你啊,那你想说什么?”

黄少天气:“我是说你是小狗狗!”

喻文州点头承认了:“嗯,我是小狗狗,少天也是。”

黄少天:“我不是!你才是小狗狗!还有亲亲才……唔……队长你好烦啊!”

喻文州很无辜:“我怎么了?”

“谁让你……”黄少天嚷嚷着,又压低了声音,“谁让你亲我了!”

“不是少天说要亲亲么?”

黄少天好气:“我没让你亲我!我是说亲亲才是……唔……队长!!!”

“嗯?^_^”

“亲亲……别过来!”黄少天用手虚挡了一下喻文州,“亲亲才是小狗狗!”

喻文州点头:“哦~亲亲和少天都是小狗狗~”

“我不是!”

“你是啊。”

“我不是!你和亲亲才……唔……队长!!!”


 

……

(欢呼声起哄声震耳欲聋,宋晓、徐景熙一脸无语)

徐景熙:……这时候,咱们是不是得说点儿什么。

宋晓:咳咳,你看,这就是打开方式不同,结果也不同的最好例子……

徐景熙:你可别瞎掰了,依我看,只要是这俩人,无论什么打开方式最后都是这个结果!

(众人鼓掌)

宋晓:嗨,这回你还真说对了

徐景熙:服了吧?

宋晓:冯主席摔倒了我都不扶!就服你!

徐景熙:这冯主席还是要扶的!

宋晓:并且,刚才你有句话,我觉得说得还真是挺正确的。

徐景熙:哦?哪一句?

宋晓:狗从这俩跟前经过,狗都郁闷!

徐景熙:那可真是太对了!

宋晓:虽说每天都有狗粮可吃,可是,还会每天都被闪瞎狗眼啊!

徐景熙:诶!我刚才还说了另一句!

宋晓:哪一句?

徐景熙:在喻黄面前,我才是狗啊!

宋晓:何止是你?

徐景熙:在喻黄面前……

宋晓&徐景熙:我们大家都是狗啊!

-FIN-


十分相声社的意思就是每期十分钟……编不出来了只能缩短节目时长!

我终于成功让蓝雨战队变成相声社了

啊联盟什么时候开战斗语音,蓝雨战队一边打一边说群口相声一定所向披靡


评论(14)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