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喧嚣的茉莉

段子手。黄少天本命。

【喻黄】一纸相思(END)

名字乱起的,最近在看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B站有可以直接搜名字),看着看着开了一个鱼鱼生于书香世家的脑洞~

本来想大纲完文的,后半段居然写开了……

困得眼皮打架,对话格式、标点不规范、错别字啥的别深究了……


正文:

鱼鱼出生于书香世家,家里对中国文房四宝的喜爱,对书法国画的研究都不只是普通喜欢,个别长辈还会开书画展,每到季节便到宣城寻笔、巢湖觅纸的那种专业程度,总之逼格特别高

鱼鱼进训练营之前也是一直在家庭氛围的熏陶下,学书法国画学了十几年的

结果一朝被荣耀女神拐进了蓝雨训练营,哪怕曾经成绩好各方面都出色,活脱脱一个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由于手速限制在训练营也被嘲笑了一两年,这些大家都知道就按过不表了……但是哪怕在训练营里成绩一直垫底,鱼鱼仍旧表现得一颗红心向蓝雨,家人最后也表示了理解

天天也犹如我们所知地嘲笑了鱼鱼好长一段时间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第三赛季的春假

彼时俩人还没出道,剑与诅咒的搭档也还在磨练配合的阶段。春节放假前方世镜拍脑门说今年你们就要出道了,咱应该贴个对联,图个吉利。可是想法太突然,下午大家就放假了,要专门去买又有点绕路

鱼鱼就说,不嫌弃的话,我可以替大家写一副

那时候因为老魏三败鱼鱼的事儿,天天对鱼鱼还有点心里上的隔阂,听鱼鱼说可以自己写对联不免又在心里腹诽,觉得鱼鱼装逼

然后鱼鱼就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掏出了(虽然看上去是压箱底的但是无论怎么看都很贵并且保持着使用)的笔墨砚台,倍儿专业的开始磨墨,然后大笔一挥,在天天尤其瞪得大的眼睛前,于买来的红纸上作好了一副工整大气的春联

(春联行文大家自己脑补吧我没那个水平写不出来)

大家的震惊和爆炸效果可想而知,虽然天天是最震惊的那个,但还是坚持觉得鱼鱼就是在装逼,尤其是在方世镜大夸了一番真人不露相之后,鱼鱼还淡淡笑着说:市场上卖的纸质量不是太好,加之自己也很久没练,让大家见笑了

太装逼了!!!


后来天天假装不经意地提起过这事儿,就问鱼鱼是不是从小练书法啥的,鱼鱼大方承认了,天天一肚子问题问个不停,鱼鱼面上不动声色,心里觉得好奇宝宝样的天天比之前臭屁的样子可爱多了,一一给他解答

天天:我就是好奇问问啊,你小时候练字,有那种,就是家长常说的那种,什么在手臂上吊砖头以求手稳之类的吗?

鱼鱼沉思状

天天追问:有吗有吗?这是真的吗?

鱼鱼:嗯……其实绑砖头还是有点夸张

天天:!我就说嘛怎么会这样一定都是老师编出来……

鱼鱼:毕竟现在已经有运动专用的负重铅块了,比沙袋砖头方便很多,可以直接系在小臂上,砖头还是有点不方便的,碎屑如果落在纸上就不太好清理了……

天天:…………………………你说话能不要那么大喘气吗

总之,喻文州这个人,果然还是十分装逼的!


然而这回念着“太装逼了”却没有以前那股厌恶劲儿了,天天彻底对鱼改观了

这不为人知的一面虽然被他说来轻描淡写,但光是听着天天就觉得辛苦,还是挺佩服他的

毕竟喻文州虽然手速慢,手却十分稳,那可是每只手臂绑着5KG铅块练字练出来的……说不定因为这样才慢的?

天天胡思乱想了一宿


后来俩人关系越来越融洽,感情也好了起来,哪怕出道后日益配合无间,战法精湛,大杀四方,鱼鱼的手速依然不出所料地成为粉丝掐架、记者找茬儿的一个稳健黑点

天天不服,开着马甲大杀四方,舌战群喻黑:喻文州虽然手速慢!但是出错率几乎为0,你们知道他手有多稳吗!

喻黑:哦,手稳又怎么样?况且你怎么知道他手稳啊?你见过吗?出错率这玩意儿目前都没有官方数据统计,有本事上锤啊!

天天不能跳警,气得牙痒痒,一方面气喻黑有眼无珠,一方面气鱼鱼仿佛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明明上一幅自己写的毛笔字,天天就可以顺着搬出手稳的证据来,偏偏鱼鱼啥反应没有,天天气得胃都疼了

谁知天天虽然没说,鱼鱼却不声不响,在天天生日那天发了一条微博

微博内容只又艾特了天天,没说别的,配图却是自己写的一幅字,五言绝句,给天天祝生日快乐的

微博就炸了,众选手纷纷转发表示文州藏得深啊,还有这一手居然都没人知道,最后越传越广,连一些书法协会、小有名气的书法大家、古文同好会的官博等等都来转发了,表示这字写得确实好

其实字确实是好的,但达到差不多10W转的影响力,主要还是因为出自一个电竞选手之笔,除了几年前在训练营目睹过鱼鱼写对联的一小圈人,几乎没人知道鱼鱼这个特长,所以引发了小小的轰动

冯主席笑得满脸桃花开,连连称鱼鱼给电竞游戏行业长脸,有利于树立良好的公众形象;蓝雨高层也连夜开会,最后趁着东风给鱼鱼打造了一个儒雅端庄的贵公子人设……但最后如何从“品茶题字的贵公子”转变成“泡脚看报纸的老干部”就不得而知了

天天有点高兴,当然不是因为终于可以顺着鱼鱼这手好字反驳喻黑了,其实这事儿他早忘了,他就是高兴鱼鱼的好终于被大家发现了

可又隐隐有点不开心,他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自私,鱼鱼的这些好,自己竟然想私藏一辈子


第六赛季蓝雨拿了冠军,大家都high得不得了,新科冠军赞助纷纷而来,广告档期塞满了夏休,只剩1个月左右的空闲,天天的父母又出国旅行去了,嚷嚷着自己在家没意思,鱼鱼就顺势邀请天天到自己家小住游玩

没想到这次游玩如此刺激,天天全程保持尖叫鸡表情:目瞪口呆


鱼鱼的老家在苏州,家住四合院制的园林型别墅,外看白墙灰瓦,院里假山水池,把天天看得一愣一愣的,家里帮佣拿过给俩人提行李的时候,天天一边东瞅西瞅碎碎念这是拙政园吧!!一边压低声音问鱼鱼这房子这么大占地儿,现在得值多少钱

鱼鱼思索了会儿,给天天比了个数

天天惊恐:卧槽!卧槽!!!大佬你打什么游戏啊!!!咱们这年薪够您零花么???抱大腿求包养!!!

鱼鱼微笑:好啊,少天不嫌弃的话我当然养你

鱼鱼的家人也十分和气好相处,还是一个家族住一起的那种大家庭,感觉个个儿都倍儿有文化满腹诗书,吃饭交谈的时候,天天感觉自己就是个文盲,大家说起蓝雨刚夺冠纷纷祝贺两位冠军,这段时间说道这个话题天天都挺骄傲的,这会儿莫名感觉到有点拿不出手,脸皮很热

吃过饭鱼鱼给天天带天天逛了院子,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天天还在一个房间里看到鱼鱼曾经拿过的很多奖杯奖状,都是小时候什么书法国画拿的,鱼鱼说起这些轻描淡写,天天心里涌起的佩服却十分强烈,忽然觉得相形见绌起来

“你如果不打荣耀,现在一定很厉害很厉害,真是可惜了……”天天喃喃地说。

鱼鱼听了这话饶有兴味地看着天天:“我现在打荣耀不厉害么?”

天天:也厉害也厉害,但是……

鱼鱼:还是说你觉得我们拿冠军的成就比不上我继续在家写字画画儿的成就?

天天: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说觉得……

鱼鱼拖长了声音:哦~我知道了,你是觉得我如果接着走之前的路虽然也不一定能到顶尖,但至少不会因为成绩垫底而被蓝雨的希望之星欺负叫“吊车尾”吧?

天天:卧槽!!!卧槽!!!黑历史不要提!!队长求求你忘了吧!啊!!

鱼鱼笑了一会儿,才接着说,可是如果我走之前的路,就不会遇到少天,也不会有剑与诅咒了呀

天天愣了,过了一会儿才认真地回答道

“没关系,无论队长做什么,在哪个领域,都一定是最好的”


后来天天才知道他们参观的这个房间是鱼鱼小时候的卧房,他开始打游戏之后就搬到了隔壁房间,这个房间保留着许多他儿时的记忆,虽然空了出来却时常有人打扫,十分干净

最后鱼鱼说客房都在东厢房,离这边太远,让天天就睡这个房间,他就在隔壁,有什么事也好招呼

天天一开始还挺高兴地,真躺下却睡不着了,听着外头的虫鸣直到半夜

开玩笑,睡在心上人从小睡到大的床上,能睡着才有鬼了!

一旦意识到这点就更躺不住了,浮想联翩,真叫个辗转反侧孤枕难眠


第二天早上倒起得很早,夜里下过雨,窗外雨打芭蕉分外翠,天天用手机拍了一张,打着呵欠推开门,被吓了一大跳

听到他的响动鱼鱼就回过头来,平时在队里大家都穿队服或常服,天天第一次看到鱼鱼平常在家的着装画风——竟然是一整套镶蓝边的白色唐装!天天感觉自己失去了言语能力:这真的不是在拍电视剧吗?!21世纪的今天!!居然真的有人在家是这么穿的?!?!

不过吐槽归吐槽,鱼鱼这么穿却十分好看,长身玉立,挺拔又潇洒。之前鱼鱼穿常服的时候天天其实一直觉得他中分发型有点土气,全靠鱼鱼五官撑起……没想到在这衣服的衬托下,这个发型竟然意外地合适他的整体造型,显得儒雅端方,清隽不凡

天天有点傻,接下来让他更傻的事情发生了:鱼鱼居然拿出一柄太极剑,行云流水地舞了起来


天天:卧槽!我是不是穿越到什么奇怪的同人文里了!队长你居然在舞剑!居然在舞剑!!!!!而且居然这么稳这么好看!!!在你面前我还有什么脸自称剑圣啊!!!

鱼鱼哭笑不得:这只是普通的锻炼身体而已,就跟你在公园来看到的练剑大妈大爷一样……

天天不信:别骗我了!!!哪个大妈大爷能这样空翻啊!!还这样!这样!!队长你快说!!!你是不是被荣耀耽误了前程的武林盟主……

鱼鱼:真的只是普通锻炼而已……就跟打太极一样,刚才那些空翻都是小时候为了参加比赛练的,久疏练习怕忘了,就再找找感觉

天天很快抓住了重点:普通锻炼?!所以在蓝雨的时候每天你早上5点就起来跑步其实是为了跑到我们都不知道的地方开始练武功对吧!!队长你居然藏得这么深!好可怕好可怕啊!!而且参加比赛是什么鬼啊!!武功比赛??难不成是华山论剑?!

鱼鱼:少天你太激动了……只是市里普通的太极剑比赛而已,都是跟着套路打,就和啦啦操比赛一个性质的……

天天开始回忆:拿奖了吗?有奖杯奖状啥的么?昨天好像没注意到啊

鱼鱼谦虚道:只拿了业余组青少年分组第二而已,因为爷爷不太满意我这个成绩,没领奖就回来了,真的不足挂齿

天天:……………………………………


之后的几天,天天都致力于发掘鱼鱼“隐藏在正直外表下不为人知的邪恶本质”,所幸没再出什么让天天不可置信的设定(也可能因为鱼鱼会舞剑这点的冲击已经足够掩盖其他惊愕了),他时不时作出大吃一惊的样子说着单口相声,鱼鱼家里人也被他逗得很开心

更让天天意想不到的是,鱼鱼竟然挖出另一套宝蓝色的唐装给天天,说如果喜欢可以穿着融入下氛围……虽然鱼鱼家大伙儿都复古似的穿着这样的衣物,男性统一唐装长衫,女眷一水儿旗袍和改良汉服,可天天还是觉得有点不习惯,就想拒绝

鱼鱼:也确实不太好,没有给少天做新的衣服,这套蓝色的也是我以前回家偶尔穿的,尺寸小了点,想着给少天刚合适,可毕竟是旧的……

天天:……我穿!旧的不要紧!我觉着肯定合身!

穿上意外地舒服,鱼鱼打量了好一会儿,笑着夸道:少天穿什么都好看

天天耳朵都红了

这下倒好,不仅睡在心上人的床上,还穿着心上人的衣服了


这个夏休期里天天算是充分了解了鱼鱼家历史背景有多可怕(不仅仅是有钱),鱼鱼的几个长辈也带着俩小辈去拜访了国内几个制作文房四宝的世家故交,老一辈不太懂电竞的东西也不关注荣耀比赛,见到鱼鱼只叹好久没见都长这么大了,最后都免不了叨叨两句可惜了没继承喻父的路子,鱼鱼也不多解释就微微笑,天天虽然作为“文州的同事”十分喜欢荣耀,也没有不合时宜地跳出来辩解其实鱼鱼打荣耀也很厉害blablabla,跟着乖巧地微笑,话题岔开之后大家相谈甚欢,旅途还是十分开心的

在天天生日前夕,喻父还带俩人去到绍兴兰亭,参加了一次文人小团体组织的效仿《兰亭集序》的文雅酒会

电竞选手不能喝酒,俩人就在边上看着一群品酒畅谈的中年人开心交流着,有人甚至现场拿出文房四宝提起字作起画来,十分风雅

天天看得羡慕,问鱼鱼是不是从小就跟着爸爸参加这种聚会

鱼鱼想了想,诚实道:也不是每次我都来,小时候也不让喝酒,干坐着也无聊,等到后半部分大家开始写字作画,就要被长辈提出来表演了……

天天哈哈大笑,真是任你再优秀的娃儿也逃不过这一劫

他消化了好些日子,总算能勉强接受鱼鱼这个看起来十分玛丽苏小说的设定了,这会儿看着不远处的人群,有些感慨:初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让背《兰亭集序》,我那时候特讨厌文言文了,简直背得头昏眼花,课堂默写的时候错漏百出,老师气得啊,指着我鼻子说这么优美的场景只要设身处地地体会一下,很容易就能代入感情记住字句了

鱼鱼仿佛也看到了抓耳挠腮的小少天嘟着嘴的样子,笑了起来:那少天怎么反驳的?

天天不服气道:我就说这有什么美的,我才不要去体会……现在真的感受到了,就觉得古人诚不我欺,这场景,真的是风流洒脱……可是自己做不出诗词歌赋来,也不会写字儿画画,想感叹一番都蹦不出几个有文化的词儿,你说我要能把《兰亭集序》整个背下来,也算附庸风雅凑个数儿了,可现在再想,整个兰亭集序我也只记得“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和“”了,哎,要不怎么说语文好真的很重要呢,王勃就能说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我们只会说“卧槽,牛X!”……

鱼鱼微笑着听他念完,摸了摸天天的头发:可是这样的少天就很好呀

天天有点垂头丧气:队长你就别安慰我了,这段时间我感觉自己的自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感觉自己真是不学无术……

鱼鱼不赞同:不会啊,刚才那一段话里,少天还用了一个古语两个引用三个成语……

天天:队长你怎么还数了呀!哎没想到被你们熏陶了小一个月我还真变得有点文化了,要不以后每个夏休期我都来你家住一阵儿?诶阿姨不会嫌弃我吧毕竟我感觉在你家根本跟不上话题……

你愿意来她高兴还来不及,鱼鱼笑道,真的不是少天想的那样,术业有专攻而已啊

队长就是会哄人,天天皱了皱鼻子,还是很受用的


回来之后就到了天天生日,鱼鱼家一起给天天庆祝,弄得很热闹。到了晚上天天伸长脖子终于把鱼鱼盼了过来,一进房间天天就朝他伸出手:快快快我的礼物呢礼物呢!

鱼鱼背着手笑他:早就准备好了

天天期待地朝他身后瞄:队长准备送我什么?是你自己手抄的《兰亭集序》吗?!上周在宣城那个叔叔就说你临摹得十分好了!!快让我看看!!

鱼鱼愣了愣:少天想要那个?

听了这话天天有点傻,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一个月来的耳濡目染,他已经把鱼鱼脑补得跟原本认识的鱼鱼有点距离了,感觉熟悉又陌生……这会儿鱼鱼这么一问,才跟惊醒了似的反应过来

天天有点不好意思:不不不我不是……只要是队长送的东西我都喜欢,就是,也有点想看队长写的字而已……并不是说一定要那个啊!!!队长以后写给我看也是可以的!!!

鱼鱼笑了,从身后拿出礼物递给天天,竟然是一把通体洁白的太极剑!

这礼物真是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天天目瞪口呆地抽出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抽剑出鞘,看了又看

剑柄上用小篆刻着“冰雨”二字,天天用手轻抚了一下,就听鱼鱼笑着说:少天想看我的字,这便是了,“冰雨”就是照着我的字迹刻的。那天我练剑时看你十分喜欢,就请我爸爸央龙泉那边的一个铸剑老友专门造了一把,正好作为生日礼物

天天心里欢喜,恨不得抱起鱼鱼猛亲两口,不得已忍了又忍,最后只得抱住宝剑向鱼鱼道谢

鱼鱼很满意:不客气,喜欢就好,带回蓝雨正好每天跟我一起早起锻炼,不要总是睡到压线才起来,早餐都要我给你留

天天满脸都是拒绝:宝剑我是十分喜欢的!锻炼却是万万使不得的!队长!你要知道喜欢一样东西远远观摩就好了!有句话不是说“可远观不可亵玩”吗!像我一样把它挂在寝室看着也很美好不是吗!不一定非常亲力亲为的!

鱼鱼不同意:喜欢的东西就要亲自守护别人才能知道它的意义重大,记得花园西角落那株芍药吗?长得极好的那一株

天天回忆了一会儿:就是阿姨特别喜欢的那棵?

鱼鱼点头:是的,那是我妈妈的心头宝贝,谁都不许碰,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严格地遵守着妈妈的命令么?

天天摇摇头

鱼鱼接着说:这就是亲自守护所爱之物的力量了。我小时候养过一只橘猫,平常不太管,都放在院子里头散养,有一天它扑蝴蝶,踩折了那丛芍药的一小支花枝……

天天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然后呢?

鱼鱼面色凝重:然后……它死了

天天呐喊.jpg:不会吧!!!阿姨那么温柔和蔼……怎么会……不可能……

鱼鱼无辜状:那只猫跟我同一年出生的,现在要是还不死,早就成精了,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天天:………

天天:喻文州!!!!!!!!


夏休期结束之后俩人恢复了原本的生活,一切都好像回到了正规,只有天天知道自己跟原来不一样了

从第四赛季开始他就开始暗恋鱼鱼了,这次夏休期仿佛打开了新的大门,一个完全不为外人所知的、跟平时人设迥然相反的鱼鱼呈现在他面前,这种感觉就好像两个人有了专属的小秘密,光想想就令人分外心动

但是,严格说起来,它只是专属天天一个人的小秘密而已

天天捧着手机翻了个身,屏幕上是一张鱼鱼练剑时他偷拍的照片,黑发雪衣,芭蕉树翠绿的背景前,是鱼鱼在阳光下仿佛散发微光的侧脸

这要是公布出去,鱼鱼的女友粉又要嗷嗷嗷地翻好几番了

想想就不爽……天天拉起被子蒙过头,默默地嘟了嘟嘴

哼,才不让你们看呢,专属私藏!


鱼鱼跟原来倒没什么太大变化,要说最大的区别,算是天天发现了鱼鱼的一个小秘密:鱼鱼和喻母讲电话时喻母会开视频看看儿子

以前鱼鱼都会关上门,可能是有点不好意思,而现在天天也同家里人见过面了,鱼鱼也就不再隐瞒他

这晚天天洗漱好,溜达过鱼鱼这边想唠唠嗑,正好看到鱼鱼在同喻母视频通话,喻母是个和气温柔的人,看到镜头里天天走进来就换了普通话同他打招呼,天天也不避讳,直接坐到鱼鱼身边热情地冲屏幕喊“阿姨好”

俩人寒暄了一小会儿,喻母便说要休息了,临挂视频前她切回了家乡话同鱼鱼交谈了几句,边说边笑着望向边上的天天,眼神里满是温柔

天天听不懂,只觉得他们江南的方言吴侬软语,温婉缱绻带着甜,鱼鱼母子二人边说边笑着望向他,他也咧嘴冲喻母笑了回去

视频切断了,鱼鱼看着傻乐的天天,轻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转眼又到冬天,鱼鱼的生日要来了。这年过年晚,大家都留在蓝雨给鱼鱼过完了生日才准备回家

天天准备了小半年的礼物,终于等生日宴散了人走光了,才有点紧张地拿出来递给鱼鱼,鱼鱼笑着接过,打开一看,是一支精美的毛笔

天天有点不好意思:我知道队长你们家人认识很多厉害的造笔的人,我送这个只能算是班门弄斧了……说来也巧,我初中有个同学也入了这行,做得还成,我就央他帮我做了这个……这个吧专业的我也不太懂,之前跟你们去听了这么久也就一知半解吧……这狼毫他说是兴安岭那边的雪狼毫,我感觉好像挺厉害的,卧槽又扯远了……就,反正,一点儿小心意,队长你别嫌弃……

鱼鱼笑着摇了摇头,喜欢还来不及呢,他仔细端详着毛笔,看到笔杆上端正的“黄少天”三个字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送人的礼物上刻自己名字的,还真不多见

天天满脸通红:这个这个,是他照着我给的字迹刻的……

嗯,鱼鱼忍住笑,你让他刻“黄少天”?

天天头都抬不起来了:我回来之后练写你的名字练了大半年了!本来已经写得可好了……结果他问我刻字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想啥呢,把自己名字写过去给他了……

看鱼鱼没说话,天天又红着脸接着解释:因为这个狼毫还挺少的,就这一支笔,没办法因为刻错名字再做一支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吧!反正就是个名字,笔能用就成,队长你就当没看见吧……

怎么能当没看见呢,鱼鱼轻叹了口气,没关系,能保管你的名字,我觉得也很好

???天天有点没听懂

鱼鱼却也拿出一个扁扁的礼盒:我也有礼物要送给少天

天天一脸懵逼,怎么给鱼鱼过生日,自己也有礼物可以收的?

似乎是看出了天天的不明所以,鱼鱼缓声解释:这是情人节礼物


天天宕机了

鱼鱼看天天一脸的状况外,笑着催他打开看看

天天懵逼地拆开盒子,看到一封精美的笺纸,色泽研丽图案细致,他摸了摸笺纸,惊喜地问:这是薛涛笺?*①

是,鱼鱼点头,之前我们去观看制作薛涛笺,看少天很喜欢……这是我在十一假期的时候自己过去亲手制作的,所幸造纸周期不长,才赶得上在假期结束时带回来,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下次时间充足,少天也可以亲自试试做薛涛笺

手制薛涛笺需要加用花瓣的汁液进行染色,天天看着那抹熟悉的胭红,心头一动,试探着问:这染色的花是……?

没错,鱼鱼微笑着点头,是我妈妈最喜欢的那株芍药

不会吧……天天感到难以置信,你用这个,阿姨不会生气吗?

鱼鱼笑着摸了摸天天的头发,我同她讲,我做这个薛涛签是用来写信给她儿媳妇儿的,她可开心了,亲自研的花瓣,才没有生气


儿……………………儿儿儿儿儿媳妇儿????


黄少天想自己的脸肯定都红到脖子了,感到喻文州正目光温柔地凝视着自己,他紧张得不敢回视,赶忙打开了信笺,顾左右而言他:“这,这是什么呀我都看不懂哈哈哈……”

一篇十分清丽的小篆陈于笺上,黄少天心慌意乱地看了一会儿,字倒是看进去了,却一个都没看懂……之前多亏太极剑上“冰雨”两字笔画较少,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回可真是难倒了他。

喻文州看他眼神四下飘忽偏不肯与自己对视,却也不恼,轻轻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些相思衷肠之类的,只想说给你听,真要总结起来,大概也不过是“我喜欢你”四个字”。

他语气轻描淡写,说话的内容却在黄少天心里炸开了大片绚烂的烟花。


鼓起勇气望回去,发现喻文州一如既往温柔地看着自己,正嚅嗫着不知如何开口,又听他说道:

“少天一直说想要我写的字,我思来想去,总觉得这样最合适……当年我爸爸向妈妈求婚时,便是用薛涛笺写的情诗;所以我同妈妈讲,我也想这样对少天表白,她欣喜得不得了,十分支持……我一直以为这样的方式也好,我曾经的年少生活也好,都十分老派,不会有人喜欢,但是少天……”

他靠近了一步,凝视着黄少天的脸,而后者没有躲开。

“……但是少天却对我说,‘无论队长做什么,在哪个领域,都一定是最好的’。

这话未免夸大,毕竟世间三百六十行,总有人在我之上……可是,我又觉得无比欣喜,因为少天其实不算说错,毕竟……”

喻文州轻轻捧起黄少天的脸,贴上他的嘴唇。


“无论世界上有多少人喜欢黄少天,喻文州都一定是最喜欢你的。”


-FIN-


后记:

“所以呢所以呢所以呢??那支笔他用了么??”

“用,用了……”

“嗷?!真的用了??感觉怎么样???”

“痒…………”

“痒???不是,这又不是痒痒挠,你们用它干啥了……?”


想起那支刻着自己名字的笔最后的用途……

黄少天红着脸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后记.FIN-



注*① 薛涛笺:薛涛设计的笺纸,是一种便于写诗,长宽适度的笺。以下都是看资料拼凑的:相传薛涛笺是由“浣花溪的水,木芙蓉的皮,芙蓉花的汁”制作而成。有相传薛涛在薛涛笺上写下诗词,记载自己对诗人元稹的相思之情。



后记那个毛笔play,哪位太太来开个车吧!期待地搓手手~

评论(12)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