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喧嚣的茉莉

段子手。黄少天本命。

写手点名…

 @流羽 我、我来了……

话说你改名了我一开始都没认出来,捂脸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茉莉。

因为墙头和爱好太广泛,我在每个圈子的昵称都不一样…玩cos的cn叫茉莉,但是基本没人记得cn都喊昵称或者真名,有点残念所以就顺手把cn拿过来做全职圈的笔名了。

本意的话追溯起来比较古老,是致敬于特别喜欢的迪斯尼动画里的茉莉公主jasmine,就是阿拉丁里的女主角。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

高一,写的也是同人。


断断续续断了很多次,又捡回来。会一直写是因为一直有新的墙头新的萌点新的脑洞。

不会画画是这辈子最遗憾的事,于是就用“写作”来输出思想。其实如果会画画的话,我是不会码字的=。=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很空洞,很散,主线不明晰并且慢热,堆砌辞藻堆砌得很不高明,节奏拖沓……

 

最早写文的时候是跟一群比我大五六岁的写手姐姐们一起混,她们都说我写得很好,场景和心理描写细腻,情节转接也很自然,有的词句不像十六岁的孩子写的……但现在想想,应该是照顾群里最小的妹子才哄我开心的吧-v-

那之后就没再和别人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主要我觉得自己写得太烂了,也不好意思问……

 

 

04 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敘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不大,这也是我最耿耿于怀的地方,我觉得十年过去了,虽然不是一直在写,也断断续续写了很久,但是毫无进步。

真的真的很在意这件事……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干净利落的。

无论是故事的梗还是情节承接,又或者是人物描写都自然而然地展现魅力,不靠噱头和恶意卖萌无病呻吟,干干脆脆说故事的那种。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脑洞……数不清的梗在脑海里飞来飞去要爆炸了!天知道我有多想每次一有脑洞就写下来。

可是坑太招人惦记,每次在lo上说点啥都有读者用私信或者评论来催以前的坑,现在都不敢开新坑了……

有的梗这样埋着埋着就忘了,老实说有的时候也觉得蛮可惜的。

 

 

7 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人物的塑造和语言描写。

写着写着就会跑偏,无法传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人物,人物对话也很苍白无趣。

 

 

08. 你写一篇小说/ 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短篇的话一到两小时就足够了。

长篇……我森么都不想缩,扭头。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脑洞在我脑海里成型通常只需要一两天,只要成型,大概一个晚上就能想好故事的前后大纲和想要加进去的梗。非常快……

在写的时候会不停地加新梗,和各种埋新想到的伏笔及感情线。

可惜很多长文我自己没办法写完,那些埋进去的梗永远都没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了。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有…就是没有办法写毫无前情提要的感情发展。

举个例子,本来想写一篇双箭头然后意外告白的文,预计也就4000字。

最后一定会用上4000X2的字数去描写双箭头是怎样形成的,告白之前两人的状态如何,等等等等。

虽然最后告白的情节只用了1000字,于是总字数就破万了……

 

这让我非常的困扰,尤其是长篇。因为这样会拖垮整个文章的进度,文风也会随之变得拖沓缓慢,最后在我写到想写的情节之前,就耗尽了耐心,弃坑了……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

打字派,容易改。

用word文档。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有,直接写正文,但会写一段重头看一遍,然后开始改,边写边改,很慢。

最后会通读一遍修改个别词句。

 

 

13. 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架空的现实向,AU自己的能力不够,创造不来,只能写片段。

古风最喜欢……但感觉不太合适全职。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嗯…郑愁予和鲁迅?

2333认真的,咳咳,就说全职圈吧。

 

点我的空空我就很喜欢,轻松幽默甜,而且进度非常爽快利落,感情发展也自然不扭捏。

 @白山河  太太,这位太太写什么我都看,就算写黄攻我也看,超超超超超喜欢!人物刻画很立体,不脸谱化,剧情和梗都自然却不平淡,感情方面的描写更加一虐疼三天……

还有噪音的花园太太和时光之穴两位太太。都不熟悉,就不圈了。

值得一提的是时光之穴太太在lo没有发过同人文,所以我并不确定她是否是写手。但,她的文字让人看了就放不下,用词准确到可以用“例无虚发”来形容,文风张力十足,观点明确。

 

对我的影响嘛……其实影响不到,上面提到的每个人都写得比我好,而我依然写得这么烂。(x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这是我的终极梦想。

这辈子都希望能够无忧无虑地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我最早的一批挚友就是写同人文认识的,对当时的我来说,她们是最重要的朋友。

因此而认识的两个姐姐,在我人生的某个阶段也算是人生导师。

我很感激,也很庆幸曾经的自己拿起了笔。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

虽然不是会一直不停地创作并去突破的那种努力,但我觉得只要有可能,就会一直写下去,贯穿始终。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不嫌弃的话可以看两眼……其实我的大概水平就是这样,这篇特别喜欢是有私心的……

↓↓↓

雪停后并不很冷,只是行进有些困难。唐婉南沿着来路缓缓往回走,想起年头元宵佳节会面那时,陵萱也是在这般没至膝盖的积雪中,深一脚浅一脚地牵着自己走进了冰雪封山中的那一片氤氲温热。

那时陵萱遗世而独立的笑颜,在记忆中模糊又清晰。

唐婉南有些失望,又觉得困惑,她并不是会为他人所影响的人。

除了已经成为自己夫君的唐洛枫。

 

不知怎么地又想起洞房花烛夜时,唐洛枫对自己展露出旁人绝无可能见到的温柔神情,带着调侃笑问:世人都道我杀人如麻不识人心,我这般冰冷无情,你却为何独爱我,不惧不畏地接近我。

唐婉南思索着答案,却想起了曾经也有这么一个人,仙风道骨笑容清浅,不疾不徐地走在身为唐家堡第一女杀手的自己身旁,从未见她害怕。

也许真心倾慕,便可透过冰冷外表,发现隐藏在坚硬外壳下的柔软;既是真心倾慕,哪怕真是魔头恶煞,又有何惧。

她记得自己是这般回答。

 

——嗯,是百合。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不!喜!欢!

写的太烂了以至于我竟然想不到要如何变……OTL

只要比现在好就好了……吧?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然而我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

23333不闹了,老实说点名怕对方不愿意做or最近没空,那么谁看到了想做就拿去做吧~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