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喧嚣的茉莉

段子手。黄少天本命。

【喻黄】岔路(全)

很好,老毛病又犯了OTL原本预计5000字以内现在直奔10000。

食用愉快。

*时间设定为蓝雨第一次夺冠后的冬天。

*有路人女友设定,有情史设定,不适者慎。


【喻黄】岔路(一发完结)

(一)

喻文州交女朋友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黄少天正坐在咖啡厅里,暖色调的灯光将他层层笼罩,身边是数不清的情侣,在圣诞欢乐的背景音乐里构成色调明亮的画面。

他用手指点开群里郑轩爆料的照片。图很大,照片上的喻文州笑得和平常没什么区别,陌生的女孩子——郑轩说以后要叫队长夫人了——小鸟依人状地挽着喻文州的胳膊,可爱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与不容忽视的青春活力。她笑着对镜头比了个V,露出一颗小虎牙。

 

群里是一片刷屏的恭喜和烧烧烧,好多人喊着要请客要聚会要见队长夫人要联谊,李远不怕死地冒了个头:队长你个叛徒!居然背叛了我们大蓝雨庙的庙训!

一直没说话的喻文州终于“呵呵”了一声,之后好一会儿才发出一句话。

 

喻文州:叛徒不是少天么?先解决他,再集火我吧。^_^

 

黄少天愣了一下,大爆手速打了一句:谁啊谁啊谁是叛徒!还没来得及发出去,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二)

漂亮的女子笑得温和,黑色的长发拂过黄少天的肩,眉眼里都是似水的柔情。

她的声音也是轻柔而让人安心的:“抱歉久等啦,路上有点儿堵车。”

“没关系,”黄少天放下手机,也对她笑了起来,“新买的口红?真好看~”

“这你都发现了?”

“那当然~”

女子微微红了脸,低头抬手拢了拢耳边的长发,黄少天就站起来揽过她,倾身尝了尝新口红的味道。

 

是了,黄少天想,他差点就忘了自己也是在约会呢。

 

(三)

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黄少天蹑手蹑脚地走过长廊,即将打开门的一瞬间却觉得有些好笑。

他都忘了喻文州已经交女朋友了,今天是圣诞又是周末,这会儿八成还没回到宿舍呢。

也或者,今晚都不会回来了。

 

他站在走廊空旷的黑暗里发着呆,思绪杂乱而令人无措。他忽然很期待明天的到来,他想看喻文州回来会怎么说,会不会躲闪着眼神,不搭理自己的垃圾话。

可他最后才意识到,这一切其实都不会发生。因为,喻文州并没有心虚的理由。

 

(四)

黄少天想起自己第一次夜不归宿的情景。

 

那次他在天微微亮的时候才回到宿舍。挑这个时间离开,女朋友很是不高兴。但黄少天考虑得周全,他想这时候喻文州肯定还未起床,自己可以直接钻进被窝,一觉睡到中午起来直接去食堂,避免他撞见,大家都尬尴。

那会儿的女朋友也不是现在这个。彼时刚刚夺冠的剑圣,被封为当届最有价值选手,长得本身就挺精神的小青年笑得意气风发,有多少漂亮的小粉丝芳心暗许,天天守在蓝雨训练营门口展开猛烈的追求攻势。

 

黄少天回想着女朋友——一个顶活泼时尚的小美女——在自己离开的时候撅起的嘴,嘿嘿笑了两声,推开了寝室的门。

 

打开房门的一瞬,在台灯边坐着的喻文州抬起头来,把黄少天吓了一跳。

“你……”黄少天捂着胸口想喻文州该不会等了他一夜吧…他抬起手腕看看表,瞬间从心底涌上来一阵愧疚。

可那又不完全是愧疚。心虚,惊慌,无措,甚至有一丝丝担忧,复杂的情绪交错着淹没了黄少天,他张了张嘴,难得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喻文州翘了翘嘴角,在晦暗的灯光中似乎扯出了一个笑。他好像没打算解释什么,可那仿佛一切了然于心的表情还是让黄少天有些羞恼。他关上宿舍门,决定什么都别说。手脚利落地脱衣服准备爬上床的时候,喻文州在背后叫住了他。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压得很低,“你要不还是洗个澡吧。”

 

黄少天愣了愣,就听喻文州缓缓地说:“香水味,有点重。”

一下子,那些莫名的带有气愤的情绪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黄少天嚅嗫着应了一声,心想我心虚个什么劲儿啊!却还是尴尬地点了点头,收拾了东西走向浴室。

“明天还是穿件高领的衣服吧。”喻文州看着他,意有所指地点了点自己的脖子。黄少天红着脸回头,半开玩笑地瞪了他一眼。

 

喻文州坐在窗前,冉冉的旭日从他背后升起。逆光中,看不清一点表情。

 

(五)

就是嘛,当时的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呢。就好像今天,哪怕喻文州夜不归宿,他也没有心虚的必要一样。

黄少天这样想着推开了门。然后他就看见喻文州坐在桌前,抬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少天回来了。”喻文州说。

 

(六)

黄少天愣了愣,看喻文州此时好好地坐在寝室里,心情莫名地有些轻松愉快。“是啊~”他应道,“我回来啦~”

喻文州低低地笑了下:“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准备回来了呢。”

“靠!”黄少天边大声抗议边挪到喻文州边上,“队长,你才交的女朋友耶,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吧!队长你回来啦?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队长~你……”

 

忽然站起身的喻文州让他吓得噤了声。两人贴得极近,本来相差无几的身高差却带来了平时没有的压迫感。

喻文州闭着眼凑过来,黄少天吓得不敢动弹,只看着他好看的唇越靠越近,然后,鼻尖翕动了一下。

“最近的香水味淡了很多呢,”喻文州微微笑,“比之前的好闻。”

 

黄少天保持着僵硬的姿势站在原地,等喻文州离开了两步,才悄悄泄了劲儿放松下来。他这才察觉,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紧张出了汗。

 

(七)

蓝雨庙众人起哄要见队长夫人,喻文州拗不过,安排了周末一起唱K。

队里唯二脱团人士的另一当事人——黄少天自然也受到了强烈地关注,大家纷纷表示也让我们见见剑圣夫人呗。

“不去,”谁知黄少天想都没想,一口回绝,“她很忙的,每天每天都没啥空,这周末要飞去B市做学术报告。”

“呜哇~~~高端人才啊~~~”李远和徐景熙凑在一块儿做膜拜状,“黄少你和她真的有共同语言吗?人家到底看上你哪儿啊?”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不满地挥手,“我们恩爱着呢好吗?羡慕嫉妒恨的话你们也去找一个啊!”

见黄少天不配合,唯一(偶然遇到)见过黄少天现女友真人的宋晓便成为了他们八卦的消息来源。俩人狗腿地去给宋晓捏肩,把黄少天气得要跳起来赶人。

 

“类型啊……就是温柔成熟的那种类型啊,黑长发,漂亮,”宋晓肯定地重复道,“是真的漂亮。”

李远发出啧啧的赞叹,徐景熙有点儿奇怪:“不会吧?我怎么记得原来看到照片黄少女朋友蛮活泼的,打扮得也时尚,印象里比较像苏沐橙的类型啊。”

“亚历山大…你这消息也太滞后了吧?”郑轩看不下去了,“那都是前前女友了好嘛?!”

 

FFF团员们纷纷表示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黄少天有点嘚瑟,但更多的感觉却是不好意思。这真奇怪,他与每任女友都相处得极好,分手也心平气和,却总不希望这些事的细节被战队的人所了解。所以他也从未将女友介绍给队友认识。

 

不想让她出现在他们面前,不想让她出现在喻文州面前。

不想在队员面前展现更多,不想在喻文州面前展现更多。

他把这归结为自己太过善良。

 

宋晓接着爆料:“如果一定要说类型的话,比起苏沐橙,我觉得更像……”

“楚云秀?”李远插话道,“卧槽御姐啊…”

宋晓白了他一眼,犹豫了会儿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我觉得黄少的女朋友,比起苏沐橙,其实更像我们队长——喻文州。”

 

(八)

等到黄少天走远了,宋晓才拍拍胸脯,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道:“吓死我了……”

“你活该,”徐景虽然心有余悸也不忘吐槽宋晓,“这话都好随便说?”

宋晓不服:“我实话实说的好么?这有什么好生气?诶你们看清楚刚才黄少的表情了么?卧槽我第一次看到他真生气……”

“亚历山大…”郑轩简直要跪了,“你是不是傻啊?谁让你瞎说实话了?”

宋晓有点委屈。

 

他想怪我咯?我还没说队长的女朋友从照片上看,感觉就很像黄少呢。

 

(九)

这个猜想在唱K的当晚得到了证实。

 

喻文州的小女友生得可爱,一头亚麻色的长发绑成活力的马尾,笑起来眼睛会发光。

活泼漂亮的女孩子在大蓝雨庙简直被奉为公主,除了战队成员,俱乐部、训练营甚至公会里几位元老也都参与了聚会。庙众狗腿地照顾着说着好话,她也大方地和众人玩闹。黄少天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默默点歌,徐景熙便挤了过去。

“诶诶诶黄少,要是我没记错,这妹子是你喜欢的类型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是吗?那我等会儿就去跟队长说,队长,景熙觉得这个妹子是我的菜诶,要不你让给我吧,你觉得怎样?”

徐景熙看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开玩笑,腿一软就差把郑轩的口头禅说出来了。他想着这时候的黄少天果然惹不起刚想告饶,黄少天便撇了撇嘴,老老实实回答了他的问题。

“以前喜欢啊,这个类型蛮不错~所以之前的两个女朋友都是这个类型的。”

“……好想烧……那现在呢?”

“现在嘛……”黄少天认真地想了想,“果然还是比较喜欢成熟稳重的类型啊…”

 

徐景熙心情有些复杂:“你认真的?”

“为什么不?”黄少天莫名其妙,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他在切歌间隙拿起话筒对众人宣誓:“我黄少天在此认真地表示,以后的伴侣就要找成熟稳重的类型,大家帮我作证啊!”

 

(十)

黄少天是认真的。

 

不知道谁说的,人年轻时八成都喜欢和自己性格相近的人,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自恋。

黄少天不否认这个观点,阳光又有活力的女孩子,多好啊。叽叽喳喳围着自己转,黏人撒娇偶尔发点小脾气,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可在他交了两个这种类型的女朋友都分手之后,却对自己的一开始的认知感到了犹豫。

直到他遇到现在的女友。

 

女孩子眉目清秀,笑容端庄。她斯斯文文地一开口,黄少天就觉得自己被击中了。

果然还是这个类型的比较合眼缘,黄少天想,温文尔雅,成熟体贴,举手投足中透露出不一样的风情。哪怕比自己大一些五不要紧,反正他不排斥姐弟恋。

 

并非需要人照顾,他只是莫名觉得她温柔微笑的眉眼间,有他熟悉不已的、令他完全放松的信任感。

 

(十一)

虽然有妹子到场令蓝雨庙众生兴奋了好一阵,但不得不说,这真不能算是一次令人愉快的KTV经历。

蓝雨众都是G省本土人,平时唱歌就是各种陈奕迅张国荣beyond四大天王满场飞。黄少天嗓子好又特别擅长唱高音,除了自己霸麦秀几首高难度以外,和喻文州对唱经典的粤语情歌已经成为每次K歌活动不可或缺的例行节目。

他唱女部,喻文州用温柔的低音稳稳地接唱男部,合唱的默契程度和观赏水平丝毫不逊色于两人在比赛中联手打造出的剑与诅咒,也算是联盟战队间赛后联谊最值得期待的节目之一。

 

可今晚,原本必唱的《自欺欺人》、《其实我介意》、《漩涡》都没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小酒窝》《只对你有感觉》《你是我心里的一首歌》等等等等,来自喻文州不会说白话的小女友点的一首首欢快的普通话男女对唱。

 

《今天你要嫁给我》的前奏响起,众人在欢快的旋律中愣了一秒,齐齐起哄喝彩起来。喻文州起先也没反应过来,等小女友红着脸把另一个话筒递到他手里,他才笑着摇摇头,无视此起彼伏的口哨声温柔地接过下一句词。

郑轩看了看宋晓,宋晓瞅了瞅徐景熙,徐景熙瞥了瞥李远,李远摇摇头,耸肩表示他尽力了。

他们已然形成习惯、顺手在点唱机上给喻黄二人点播的经典对唱曲目,刚才被黄少天一页页翻找着,一首接着一首,全部删掉了。

 

他删一首就顿一顿,没人知道他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可那停顿那么细微,旁人看来,觉得他毫无犹豫。

 

(十二)

散场前的压轴,蓝河点了一首对唱版的《好心分手》,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蓝雨战队的KTV活动,又近距离接触了偶像黄少天,心里兴奋得不得了,对传说中的喻黄对唱自然也充满期待。

结果标题一出众人都囧了,蓝河还没反应过来,刚想鼓掌带动气氛就被梁易春暗暗戳了一下。黄少天笑了:“这是干什么呀蓝河,队长夫人第一次来咱们就点这歌,这不太好吧?”

小姑娘笑得有点尴尬:“呃,其实没关系啦……”

“少天今晚都没唱歌吧,”喻文州的手揽在姑娘腰间,笑吟吟地问他,“我陪你唱这首?”

 

“别了别了,我自己唱就算了,队长你还唱这首算什么事儿啊,”黄少天飞快切了一首女声单人版的,“既然小蓝想听我就唱一首呗,不过只有我自己唱了,你敢嫌弃打你哦。”

 

没有人说话,黄少天站在屏幕前,背对着众人唱这首歌。第一次自己唱女声版,不知不觉就生出了一股落寞。

他在心底笑着自己矫情,这首歌最初的版本就是只有女声独唱,后来才出现了男女对唱版。本来就只应该是一个人唱的歌,习惯了两个人一起,反而觉得一人是孤寂,也太本末倒置了。

再说,自己唱分手,才像真的分手不是么。

 

他揉了揉有些酸的鼻子,搞什么啊,又不是真的分手。

他们连手都没牵过。

 

(十三)

“有那么明显??”

“嘘!黄少你小点声!”

 

宋晓环顾了下食堂里来往的人群,发现众人没怎么注意这边的动静,才缓了口气答道:“当然明显啦,我们都看出来了好么?”

“……”黄少天咬着筷子,“我就是没唱歌而已……”

宋晓叹了口气:“你辩解也没用。你也不想想,你只是不能和队长一起唱歌而已,可你连我们撩你都不来,就差在脸上写‘我不爽’三个字了,还不明显吗?”

 

黄少天只想拿筷子戳他:“宋晓你摸摸胸口,你的良心还在?!是我失忆了还是你失忆啊?你们撩我唱了?你们不是都去撩妹子唱《我是女生》去了吗?”

“不不不我们那是给队长夫人面子,我们都知道黄少你唱得最好,真的,比珍珠还真。”

“马后炮,滚滚滚!”

宋晓就差指天发誓了:“黄少你要相信我,你的唱功甩她至少五条皇后大道,不,八条,至少八条,不能再少了。”

 

黄少天被逗乐了,嘿嘿笑了两声又沉默下来,有点小心翼翼的模样:“真的……特别明显么?”

“是啊,”宋晓叹气,“我知道黄少你有点不爽,不过没必要嘛。那是队长的女朋友啊。”

“我没有不爽……”黄少天扒拉着面前的菜。

宋晓忽视了他的口是心非:“队长肯定优先考虑女朋友的嘛,黄少你设身处地地想想啊,如果你女朋友在场,你也一样的嘛。”他左右看看像在找些什么似的,最后决定用最能触动天朝人民的事例——食物——来打比方:“呐,就像每次食堂有烤鹅,队长都把烤鹅腿留给你,你也会把虾饺留给队长一样;如果队长女朋友来吃饭,他肯定会先把烤鹅腿给女朋友,就像你,如果女朋友在,你的虾饺肯定先给女朋友,不是吗?”

 

黄少天罕见地陷入了沉默,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完美的例子,宋晓想,简直无懈可击。

可黄少天的表情显得犹豫又迷茫,宋晓纠结起来,就在他不知道如何救场的时候,喻文州仿佛发出圣光一样端着餐盘走了过来。

宋晓溜了,黄少天愣愣看着喻文州带着微笑坐到对面,心里涌上一丝无能为力。

 

怎么办啊队长。黄少天想,怎么办呢。

就算女朋友在,我的虾饺也想第一个留给你。

 

而且只要有你在,就只想留给你,就像想和你一起拿冠军一样,自然,且不可取代。

 

(十四)

“少天怎么了?”喻文州问他。

黄少天摇摇头,刚想说什么,就看到喻文州夹起餐盘里的烤鹅腿,自然而然地放到了他面前的碟子里。

 

“呐,快点吃吧。……怎么了?看着我做什么?”

 

(十五)

他和女朋友坐在茶楼里。

女朋友正在生气,这很少见,她好看的柳眉竖了起来。

“为什么不留给我?你应该第一个想到我。”

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空了的虾饺笼。

他听到自己说:“这是要留给队长的,一直都是。”

女朋友摇头:“我不在的时候可以;我们都在的时候,也可以;可他现在不在这里,黄少天,我重要吗?”

平时的她绝对不会这么说话,她一定生气极了。他应该哄哄她。

可是他没有,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无论他在不在,这都是他的。”

“黄少天,我重要吗?我重要还是他重要?”

“……”

“我重要还是他重要?谁重要?谁重要?谁重要?”

 

重重叠叠的回音中,场景切换。一个竖着马尾的亚麻色头发少女奔跑在风中,气喘吁吁,路的尽头是一片花丛,喻文州站在中间等她。

他看着她扑进喻文州怀里,享受着喻文州的宠溺和疼爱,一脸幸福。然后少女仰起那张和黄他有点像的脸,小小声地问:“你爱我吗?”

“爱。”喻文州凝视着她。

“他们都说我像黄少天,是真的吗?”

他想靠近,他想听听喻文州的回答,然而他拼尽了一切努力,只看到喻文州嘴唇的翕动,没有一丝声响。

女孩子笑了,她歪着头问喻文州:“那我重要还是他重要呀?”

 

他眨了眨了眼,只一瞬的转换,自己就被喻文州抱在怀中,那双深情的眼眸正凝视着自己。

他不知道现在的他是谁,是正在旁观的黄少天,还是被拥在喻文州怀里的小女友。

他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夹杂着女孩的声音,执着地反复问道:“说呀,我重要,还是他重要呀?”

“你说呀?我和他谁重要?”

“你重要。”

 

喻文州的唇吻了下来,带着灼热的深情和爱恋,他们如胶似漆地亲吻着彼此,气喘吁吁。他感到喻文州的手掀开了自己风衣的下摆,探进来抚上胸口细嫩的皮肤,带着他从未想过的欲望和热情。然后他们倒在花丛中,撕扯开对方的衣服,喻文州滚烫的唇一路向下,包裹了他脆弱的绝望。

 

黄少天从床上坐了起来,正午的阳光照进窗棱,一切都宁静而美好,只有他,喘息着从梦中惊醒。

他掀开被子看了看,忽然很想大笑,觉得自己滑稽又悲哀。

滑稽的是,明明做了春梦,醒来却摸到脸上满面的泪痕。

悲哀的是,会做这样的梦,只因为梦里的另一个主角离开寝室前,在黄少天的被子上加盖了自己的队服。

 

带着黄少天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沾染着喻文州气息的队服。

 

(十六)

“…是什么事?很重要么?我这边马上要开会了。”

女友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听周围的动静确实挺忙。

 

“很重要……”黄少天踢了踢脚下的小石子,抬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写字楼,黑压压的乌云正酝酿着一场不常见的冬雨,风愈发地冷了起来。

“大概一时半会儿说不完…算了,你先忙吧,之后我再联系你。”黄少天说。

“嗯嗯,”女孩子应道,“真不好意思,年终了时间没法儿控制……我开完会打电话给你吧,别闹别扭哦。”

 

还真是一直被当做小孩子啊,黄少天露出点无奈的笑。他已经努力表现出成熟男士应该有的风度和做事行为,可在她面前依旧是被照顾的一方。

匆匆就跑到对方的公司楼下确实是很不明智的决定……分手毕竟是件大事,虽不说要搞得跟求婚一样烛光鲜花焰火霓虹,但在刮着冷风的大马路边匆匆告知一声,也太随便了点。

好歹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把自己心里的话说个明白,才算是个男子汉。

 

可转身之后还没走出三步,黄少天就顿住了脚。他觉得他已经等不到明天,不,他一刻也不想再等了。那么多忽然明了的感情,呼之欲出的话语,都像大白的真相一样抽丝剥茧地呈现在眼前。他多想好好地告诉另一个人他有多喜欢他,他已经浪费了那么多时间,连多一秒也不愿再空置。

所以一定要先解决这边,给姑娘一个交代,不能辜负了她。

 

黄少天紧紧身上单薄的外套,都是出门太急忘了穿大衣。不过只是开个会而已,他等得起。

 

(十七)

喻文州找到黄少天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他拨拉开咖啡馆门口一小拨围观的人群,把正扶着墙吐得脸色苍白的黄少天搀进车里。

车里暖气开得很足,黄少天的脸慢慢回复了一些血色。喻文州面无表情地开着车,显然是在生气。

黄少天咳了两声,看着喻文州开车的侧脸,还是低低地笑出声来。

 

他想说队长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关机的,只是外头太冷了电池损耗得快,一会儿就没电了;

他想说队长我真的不知道一等就是三小时,旁边也没有可以躲着御寒的地方,不过没关系的其实也没有特别冷,真的;

他想说队长我都和她说清楚啦,我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可还是很开心,而且我有好好地解决这件事,就这一方面也算好的吧,是不是还有点帅;

他想说我没有强迫她,她是自己答应的,虽然还是哭了,我觉得特别对不起她,只能祝福她找到真正属于她的幸福;

他想说我也知道自己特别混账,可哪怕再混账,我也得做个了断,因为我……

 

他有好多好多想说的话,他想把所有这些话一字一句地告诉喻文州,可最后,他只想告诉他一件事。

 

一件我们都知道的事。

 

(十八)

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还是暗的,白天换洗的床单被褥正挂在阳台上。黄少天使劲眨了眨眼,仿佛穿越回了中午。

下午的一切就像一场梦。

 

喻文州坐在床边,看得出来还在生气,黄少天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只沙哑地咳了起来,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把他扶起来喂他喝水吃药。

折腾完之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黄少天只敢低头研究新被套上的花纹。

“发烧到38.7℃,在车上直接晕过去,在医院又打针又挂吊瓶,我不敢让叔叔阿姨知道连夜带着你颠簸回来,这么折腾都没醒,”喻文州叹了口气,“少天,你是想让我多担心?”

 

黄少天自知理亏,也知道这时候无论喻文州说什么自己都应该老老实实听着。他做好了被念一通的心理准备,喻文州却没再开口。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动静,黄少天抬眼偷瞄他,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神让喻文州最终苦笑了起来。

“算了”,他抬手探了探黄少天的额头,语气恢复了一贯的温柔,“你没事就好。”

 

黄少天也笑,他回望着喻文州凝视的眼神,心中的喜悦不断扩散。对,他有件好事可以告诉喻文州,他今天等了这么久才终于可以说出的事,他现在终于可以大声告诉喻文州,他喜欢他了。

“队长,我今天去和女朋友说清楚了,我……”

 

喻文州不明所以地看着黄少天愉快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仿佛刚开的花朵就遇上了倒春寒,转瞬凋零。

对啊,女朋友……黄少天愣愣地想起,自己这边倒是说清楚了,可喻文州还是有女朋友的啊。

他大脑空白地想了好一会儿,慢慢隐去了笑容。

就算他告诉喻文州自己喜欢他,又能怎么样呢?

 

什么都不会改变。

 

(十九)

喻文州的手抚上他的脸颊,用着温柔且不带犹豫的力度。

黄少天努力扯出一个微笑,他看着靠近的喻文州,满目的茫然与无措。

喻文州靠得很近,慢慢倾倒过来的身影,闭上双眼低头的节奏,熟悉又陌生。

 

在中午的梦里,才刚刚见过。

可这不是梦,他并不会亲吻自己。黄少天眨了眨眼,回想起上一次在现实中,这样的场景会衔接如何的剧情。

他想自己大概还是可以微笑一下,然后调侃地对喻文州说,嘿嘿队长别闻啦,以后都不会有香水味了,喏喏不信我就让你闻这一次,不过以后你不能再靠那么近了,你再这样闻……

 

随后落在唇上的温度就像窗外微明的星空,被第一缕晨光突破了黑夜的寂寥,将世界染成玫瑰的颜色。

黄少天愣愣地呆在原地,直到喻文州离开他的唇,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顺便掐自己一把,确定没有在做梦。

 

喻文州温柔地阻止了他,扳着他的身体让他正视自己。

“我和女朋友分手了,就在昨天下午。”

 

“哦……”黄少天答道,好一会儿才像反应过来似的追问了一句,“为什么?队长难道你……”

喻文州摇摇头:“是她提出的。”

他看着黄少天缓缓地说,话语轻柔。

而黄少天似乎还没习惯两人这样的相处模式,这样莫名的氛围让他忍不住心跳加速。明明平时靠得比现在近的情况多的是,喻文州的眼神也一贯温柔,可他竟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脸控制不住地泛红。

 

真奇怪啊,他想,不得不多说些话来转移自己的紧张感。

“啊?她提出的啊,为什么啊?难道她还敢嫌弃队长不够好嘛?她……”

“嘘,少天,”喻文州直接扼杀了他的计划,“听我说。”

“哦……”

 

“我是被甩的那个,没有辜负任何人,你放心了么?”

“哦……”

“理由的话,是她觉得我没有认真,我不否认,确实是这样。”

“哦……”

“我承认这点是我做得不对,我可以指导好一切,但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哦……”

“少天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那、那她为什么说你不认真?”紧张得有些结巴。

“她说我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喻文州温柔地回答。

“那、那你在看谁……”黄少天觉得心要从自己的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等了好一会儿喻文州都没开口,黄少天不明所以地抬头,就见喻文州的眼神正凝聚在自己身上,瞬间脸更红了。

喻文州笑了笑,再开口却是反问:“那少天呢?”

“啊……?”我,我什么啊?

“你为什么和你的女朋友交往?”

 

这个问题仿佛带着魔力,让黄少天乱跳的心一下平稳了许多。

他看着喻文州,仿佛回到第一次对女友告白的场景。

 

“因为她,温柔、成熟、体贴、周到,让我觉得很信赖……”

因为她让他想起一个人。

 

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住进了他的心里,让他欢笑,让他难过,和他对唱情歌,和他一起夺冠,把最好的留给他,在他消失的夜晚满城市开车找他。

然后在他们共同度过了几年时光的寝室里,温柔地亲吻他。

 

而那个人现在就坐在他的对面,注视着他的目光,仿佛用上了毕生的柔情。

 

(二十)

“因为她,温柔、成熟、体贴、周到,让我觉得很信赖……”

“这些,我都喜欢……”

“真不巧,这些我也都有,”喻文州笑得弯起了眼,“正好我单身,考虑考虑我吗?”

黄少天吞了吞口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过颤抖。

“那你,你愿意吗?”

 

喻文州牵过他的手,在手指上落下一个郑重的亲吻。

 

“荣幸至极。”

 

-END-

 

 

 

 

 


 

不算尾声的尾声:

 

“啊?采访我?为什么是我啊亚历山大,你找宋晓好不好啊,他是大心脏先生这种事他最在行了撮合他们俩的也是他跟我没关系啊……”

“好吧好吧你问吧……我们真不是故意把这事儿推给宋晓的,你不觉得他挺合适吗?”

“他们俩啊,咳咳,那么多年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队长应该从出道那会儿就开始了吧,黄少那边你就别问我了……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这方面迟钝成那样的也没几个…哦对景熙勉强算一个…”

“拜托,不是我们不帮忙,你想想啊这可是我们队长,我们队长的事儿有几个敢插手?他没示意之前谁知道那是按兵不动还是欲擒故纵啊?要是坏了他的事,想想都亚历山大……”

“大家好我是宋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被推了过来,不过接下来由我代替郑轩答题…”

“‘黄少和女朋友滚床单这种事队长介不介意’,这个嘛,我觉得大家都是成年人,队长应该是理解的吧!‘他们在一起之后有没有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回答,你们不能强迫我,给我打码也不行。”

“‘后不后悔撮合他们’,嗯……以前是俩人分别秀恩爱,闪光弹X2;现在俩人联合秀恩爱,闪光弹简直是x200……我想在此呼吁所有的脱团汪们,单身狗也是动物,你们可以不爱但是但是请别伤害,谢谢大家。”



=====================

文里推荐的几首粤语对唱我都好喜欢,推荐喜欢粤语歌的小伙伴找来听下~

其实有想写散场之后少天一个人找了个包厢,独唱了一晚情歌这样的剧情的,想想太虐了,就没加进去。

你们不来给我爱的评价吗 ⁄(⁄ ⁄•⁄ω⁄•⁄ ⁄)⁄

评论(32)

热度(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