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喧嚣的茉莉

段子手。黄少天本命。

【all黄】寻情记(章二)

感觉只写了预想剧情的一半

以后每章大概就控制在这个字数吧,短频快,方便更得密集一点(x

顺便来猜猜,下一个出场的会是谁呀~( ̄y▽ ̄)╭ 

如果猜对的人多,可以相应放福利~(作死

*all背景,CP未定

*雷者自避


(二)

黄少天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觉得无论怎么看,都无法忽略这抹微妙的违和感。

 

蓝雨夺冠那年是黄少天最意气风发的一年,拿到冠军兼捧回MVP奖杯的第二天他就去剪了个新发型,染成了神气的亚麻色,配上他偏白的肤色和左耳两颗专门定制的蓝雨队徽耳钉,整个人kirakira地电晕了一大片妹子。

不是他吹,阳光帅气但战斗风格冷峻到残酷的小青年,还是很有市场的。

所以也难怪一直保持着利落发型的他,现在对着这一头古装标配——柔顺及腰的三千烦恼丝,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这略女气的设定。

 

虽然不像原本世界里那样染出来的明亮发色,这个世界的他发色依旧偏浅,在阳光下看就好似在清水里渲染开的一滴墨,泛着微微的茶光。黄少天又对着镜子端详了好一会儿,下定决心地伸手拿起了旁边的剪刀。

喻文州正好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还真惊了一跳,赶紧走过去抓住他:“你干什么?”

“头发好长,又不方便又不英俊,”黄少天撅嘴,“我要剪掉一截。”

喻文州没松手:“那可不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擅自行动,原来的黄少天回来了要生气的。”

“你还管他生不生气啊?”黄少天奇道,“我以为你们俩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巴不得他天天不开心呢。”

 

喻文州顿了顿,撇开目光没接他的话:“别胡闹了,赶紧梳起来,马已经备好,准备赶路了。”

“我不会梳小辫儿,”黄少天毫不掩饰自己在这方面的短板,“我们那个世界都是短头发,从没倒腾过这个……要不队长,呃,喻庄主,要不你帮我梳?”

喻文州没接他递过来的梳子:“你自己动手。”

“我不会,就要你帮我!”黄少天耍起了赖,他好久没同喻文州这样说过话了。透过镜子看他一本正经的表情,黄少天忽然就起了戏弄之心。

 

“诶?喻庄主,我觉得这么叫你好奇怪啊……但是叫队长你肯定也不习惯,要不,我就叫你文州吧!”

他促狭地笑起来,阳光在月牙形的眼睛里洒下一片碎金。

 

黄少天忽然的玩儿心大起,只因现实世界中的喻文州总是让他感觉难以捉摸,平时和气可亲的时候都还好,但总有某些比较特殊的时刻,只要喻文州眯着眼睛笑着看过来,他就忍不住紧张。

怎么说……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只老狐狸盯着。

收敛惯了,偶尔还自嘲两句备受压迫的他眨眼到了一个新世界。结果这儿站着一个斯斯文文一本正经,甚至有些不苟言笑的喻文州,顶着十八九岁刚出道那儿会青涩单纯的相貌,那感觉与其说是新鲜,不如说——让黄少天觉得机会来了。

大出一口恶气、反调戏回去的机会。

 

黄少天本就长得后生,此刻散着一头乌发睁着亮晶晶的双眸,刻意地撒起娇来竟不见多少违和:“文州,你就帮我梳吧,我真的不会。”

喻文州面不改色:“自己动手,早晚要学会的,莫非往后每日都要我帮你不成?”

谁知黄少天不受激:“好呀好呀,那敢情好!文州不愿意么?……该不会是有别的原因吧?”

“别的原因?”喻文州蹙眉反问道。

“就是我从那我们那个世界听说的……有的年代,好像梳头是什么…结发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黄少天凑近喻文州,笑容里是满满的挪揄,“莫非…文州是忌讳这个习俗,想要避嫌?”

 

喻文州怔了怔,黄少天看他一脸被唬到的模样,心情大好。正准备哈哈嘲笑两声,就见喻文州也露出了微笑。

黄少天心头“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要完,他想……这喻文州笑起来的感觉……怎么和自家队长一模一样啊?

鸡皮疙瘩已经变成了条件反射,还没等他转身开溜,就被喻文州抓住胳膊,摁到了椅子上。

 

黄少天万分忐忑地坐下,就见镜子里喻文州边对他笑得温柔,边拿起边上的檀木梳子来:“名姓不过也只是个称呼罢了,黄少侠爱叫什么便叫什么吧,文州这称呼也是头一次有人喊,听着亲切。”

他俯下身,下巴搁在黄少天肩上,映在镜子里笑眯眯的脸就和并排着紧张得抿紧双唇的黄少天形成了鲜明对比:“礼尚往来,以后我就喊你少天,黄少侠觉得如何呢?”

黄少天哪敢说半个“不”字,僵硬地点了点头。

 

喻文州满意了,笑盈盈地站起身子给他束起了长发。

还没待黄少天舒出口气,就听喻文州又接着道:“别的世界我不清楚,在我们这儿,并没有结发夫妻才能相互梳头的习俗,”他将黄少天的长发绾成了书生髻,显露出他清秀的轮廓来,“不过就算有这个习俗……”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黄少天好奇地看了看他,被他微笑着回望了一眼,便什么都不敢多问了。

 

***

当终于收拾妥当,在客栈门口看到那匹威风凛凛的大白马时,黄少天不干了。

 

瞬间他就不乐意了:“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一匹马?我的马呢我的马呢我也要骑马!”

“我们骑一匹,”喻文州一边把行李系到马背上一边,“你还不会骑马,今天赶时间,要在天黑之前到杭州城。”

杭州?黄少天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喻文州上马的利落身姿给刺激了。

“上来。”喻文州伸手。

黄少天有点囧:“卧槽这什么节奏!我也要自己骑马!才不跟你同骑一匹!”

“别闹,快点,”喻文州也有点头疼,“如今你毫无武功,夜雨是日行千里的良驹,你的身子骨禁不起他颠簸。”

 

“夜雨?!”黄少天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熟悉的名字让他瞬间兴奋了起来,“那是我的马吧?叫夜雨一定是我的马……对不对?千里良驹,哈哈!听起来真帅!”

喻文州道:“是你的马,江湖上都知道。先寄在掌柜这儿,来日再回来接走便是。”

“不!”知道自己的爱马叫夜雨之后,黄少天更不愿意望马兴叹了。他充分发挥了在言语争辩上的优势,企图说服喻文州:“一匹马驮两个人会更慢的,而且我们俩怎么坐呀?我才不要坐后头搂着你的腰什么的,太丢脸了!”

喻文州无奈道:“那你骑马,我搂着你总行了吧?”

“不行不行,”黄少天严肃摇头,“后面坐着个人我会紧张,控制不好缰绳的,那多危险。”

 

喻文州骑在马上看着他,俩人在人来人往的客栈门口僵持了一会儿,喻文州笑了。

“好,都依你。掌柜的,”他回头冲候在一旁的掌柜吩咐,“把我们那另一匹马牵出来,这位少侠要骑马。”

 

黄少天看着一匹毛皮油亮身姿优雅的枣红色高头大马被签到跟前,别提多兴奋了,嗷的一声就扑了上去。

他还和夜雨絮絮叨叨说了会儿话,看起来那亲切劲儿好像真和这马儿感情深厚,天知道这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夜雨,待会儿你可要好好听话,乖乖配合我知道么?”他在大马的耳朵边压低了声音,“别让喻文州看不起我。”

喻文州就看着他搓着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笑而不语。

 

一个时辰后。

 

“喻文州你敢不敢骑慢一点啊——”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黄少天感觉自己的腰都被颠簸散了,只得紧紧抱着身前的喻文州,用喊着才不至于被吹散的声音高声道:“你听见没有——我说你慢一点啊——”

“不能慢了——”喻文州的嗓音夹着笑,从前方飘来,“我们已经耽误一个时辰了——”

 

黄少天好郁闷,想想自己刚才千辛万苦上不去马,终于上了马还控制不住的糗状,简直羞愤欲死。更可恶的是喻文州,在边上看自己出了一个时辰的洋相不说,连个台阶都不给,偏要自己开口求他同骑一匹。

【啊?可是和我同乘一匹的话,少天多丢脸啊……要不这样,少天你坐前头,我来搂着你,可好?】

说出这话时他的表情历历在目,黄少天越想越觉得无地自容——最后还是他自己红着脸承认不会控制大马,让喻文州主骑,两人才终于得以启程。

 

可这心脏的程度,完全不输自己的队长嘛!何止是狐狸?根本就是千年的狐狸成精了呀!

到底是谁觉得他斯斯文文一本正经,又单纯又青涩的啊?

 

黄少天气鼓鼓地,最后高声问了一句:“你心这么脏——你家索克知道吗——?”

“索克是谁——?”

“我的马都叫夜雨了——你的马难道不叫索克吗——?”

“……”

好吧好吧,差点把设定给忘了,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全程都在丢脸……

黄少天默默把脸埋进喻文州的后背。

 

白马蹄下仿佛踏着苍穹之中的云彩,一路朝杭州城飞奔而去。


-TBC-

再刷这章喻黄二人,马上要开始走剧情了

(看着评论里一溜溜儿的老叶笑而不语

(人家埋了好多梗你们都没发现TOT

评论(19)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