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喧嚣的茉莉

段子手。黄少天本命。

小王子

经过作者太太授权,把这篇文转到自己首页来,写个长评,感谢太太慷慨授权。

很久没看到过这么直击灵魂的周黄了,喜欢得不得了,作者太太又说是她萌的周黄的模式,瞬间感觉找到了共鸣。以下观点仅代表我自己,如果读者不喜,请自行点×,如果和作者太太的初衷有出入,还请太太原谅。


以下是感想。

首先从文的角度来说。评论里很多菇凉表示无法接受BE,我却觉得整篇文的逻辑清晰,铺垫完整,结局是水到渠成的不容置疑。

从小王子周泽楷的角度来看,他喜欢上了一朵向日葵天天,从他把天天带离故土开始,这个故事就开启了BE的分支线。因为他的喜欢,没有考虑天天的客观条件,且不说天天在地球上有兔子狐狸树懒和同为人类的魏老大这些朋友,小王子的星球上,并没有足够的阳光。

那么“喜欢”对小王子来说,到底是什么呢?喜欢对你们来说又是什么呢?是占有?亦或者成全。

回到了小王子的星球,他的“喜欢”上的不成熟就愈发明显。透明的玻璃罩代表着“禁锢”,每天听着天天说话、汲取一朵几乎受不到阳光的向日葵散发出的光芒,代表着“索取”,然后在“占有”“禁锢”和“索取”之后,对天天说“我喜欢你”。

这里有一个细节,天天“又说了一百零五个字,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也喜欢你’”。

他当然会犹豫。

接着他问“你为什么喜欢我?”,小王子答不出来。

到这里,BE的可能性已经占到了80%。


那些询问为什么会BE的菇凉可以设身处地地想想,你一直对一个人示好,他只是单方面接受,然后什么“喜欢你”的行动都没有的情况下,说喜欢你。然后你问他喜欢你什么,他还答不上来。

你真的相信这样的喜欢么。


总之天天是不信的。所以他不说话了。小王子想抱抱它,可玻璃罩很冰冷。哪怕这样他依然没有掀开玻璃罩,只为了给向日葵一个拥抱。

然后小王子要回地球求助了,回地球之前他做了敲定BE的最后一件事:他给玻璃罩加了一层荆棘。

用爱的名义把向日葵禁锢,没有解释原因就离开,离开前,让它看到的是伤害。

至此,BE已经百分百达成,所有铺垫成就了这个让人心碎的故事,不会有第二条路。

而这些带着玻璃渣的铺路石,是小王子一块一块铸造的。

用“占有”“禁锢”“索取”这些自私的词汇,一块块铸造的。

你可以说小王子也有付出,但他的付出只站在对他自身的立场上,从未考虑过向日葵喜不喜欢,需不需要。

甚至在见到狐狸之前,小王子还弄不明白,自己的向日葵和其他的向日葵有什么不同,弄不清楚“a one”和“the one”的区别。

那么向日葵呢?离开家乡和朋友、在阳光稀少的星球努力生存、说话逗小王子开心……它的“喜欢”,代表着付出和牺牲;并且在小王子离开之后迅速枯萎,这表明它的“喜欢”已经升华成了“爱”。他爱着一个未知数,爱着一个并没有等到对方告诉它“你是the one,only one”的人。

所以BE水到渠成。

这也是我喜欢这篇文的原因,我个人的观点,从原著的性格角度(及绝大部分同人文的性格走向角度)去分析,一个热烈示爱的人和一个总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懂)的人,最终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我曾经写过一篇短篇的周黄BE,究其前因想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恋爱关系。我嘴拙,没办法用短篇写清更多前因后果。感谢作者太太说出了所有我想说的话,也写出了我心里最贴合的周黄。


以下是一些感悟。

很喜欢太太这篇文,因为它展示了一种成年人的童话。

我大概是年纪大了,萌点和对“爱”这个字的喜欢,理解和小年轻们都不大一样。好多热度高的周黄文,要么是打打闹闹傻白甜自然HE,要么是苦大仇深求不得强行HE……这两种…大概是不怎么触到我这个老年人的萌点的。

因为喜欢也好,爱也好,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确定心意的事。不是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就看对了眼,那叫颜控;也不是今天我求你不要走明天换你来求我回头,那叫矫情。

喜欢,爱,想想西方婚礼上新郎新娘的誓言,双方的付出都是相对的,情感的酝酿和铺垫,有时甚至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发酵和酝酿,厚积薄发,才能确定不是一时荷尔蒙激升,而是想要走过一辈子的觉悟。


而喜欢和爱又有什么区别?

既然这篇是小王子和花的故事,那么就用一句很经典的、有关花的名言来结束这篇长评吧:

爱一朵花会为它浇水,喜欢一朵花,则会把它摘下。


十四行诗:

下午和朋友聊到我萌的周黄是什么样子的,演示一下(×


====



小王子有一朵向日葵。


小王子是一个小小的星球上的王子。星球很小,走不到一百步路就能从星球的日出看到星球的日落。星球上除了他,还住着俩个大臣和翻译官。本来大臣是有五个人的——一个回了老家结婚,一个去了另外一个星系追求真爱,还有一个在漫漫宇宙里迷了路。

可那朵向日葵不是属于那个星球的。小王子有一次带着他的翻译官去地球,结果迷了路。他只能去问路,地球上的大姐姐们看着小王子的脸,一个个都被迷得神魂颠倒,不小心就指错了路。

于是小王子又迷路了,他迷路到了一个花园。他看见一只兔子,想要上去摸摸头,兔子却撒腿就跑了。正失落的时候,他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你把小卢吓跑啦。」

小王子抬起头,眨了眨好看的眼睛,终于发现他背后有一株向日葵。


他想,地球果然很厉害,居然连向日葵都会说话。

而且话还那么多。

金黄色的向日葵对他说,除了魏老大之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类。然后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啊你知道你刚刚吓跑的那只兔子往哪个方向跑了吗来的路上有见到一只狐狸吗。一天只说十个字的小王子被问得晕头转向,还没等他整理好心情回答第一个问题,向日葵就已经开始和他聊起了别的事情。

小王子的星球上没有向日葵,也没有会说话的向日葵,也没有会说那么多话的向日葵。他看着对方沐浴在阳光下的模样,看得出神。


小王子说,我喜欢你,跟我走好吗。

他说了九个字,几乎把他一天的话都给说完了。然后他用真诚的眼神看着向日葵。

向日葵正介绍到他们花园里有一只整天趴在树上睡觉的树懒熊。然后就听到小王子跟他告白了。他看着小王子那张很好看很好看的脸和漆黑的像是宝石一样的眸子。他觉得有些脸红,但还好别人也看不出他脸红不脸红的。向日葵觉得自己也很喜欢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小王子,毕竟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谁能认真的听他讲那么久的话。


小王子把向日葵带回了自己的星球上。

他用了最漂亮的玻璃罩把向日葵罩住,每天都用最甘美的露珠给他浇灌。

他的星球上没有那么灿烂的阳光,日照的时间也很短暂。向日葵有些不习惯,但是看到露出了有些伤心的表情的小王子,他又不忍心了。

小王子还是不喜欢说话,他就一直跟小王子说话。说出来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变成了阳光,像是地球上以前某款很流行的游戏一样。

小王子努力地回应着向日葵的话,逐渐他也能一天说上个三十多个字了。听到他们的王子一口气说了十个字的时候,大臣和翻译官都吓得以为小王子被什么幽灵附体了。


小王子很开心,对向日葵说了十二个字。

我喜欢你。

他说,然后又重复了一遍。很喜欢你。

最后补充了一句。非常喜欢。

向日葵一口气说了一百零五个字,最后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也喜欢你。


小王子觉得自己简直是这个宇宙里最幸福的人。


可是有一天,向日葵忽然不说话了。

漂亮的玻璃罩还是每天都擦地干干净净,露水还是一样的甜美。没有了阳光,向日葵看起来一副病怏怏的可怜模样。

小王子很紧张,他问向日葵,怎么了。

向日葵沉默了很久,终于却是反问了小王子一个问题。


「我很喜欢你,但你真的喜欢我吗。」


小王子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他只是很认真的看着向日葵,很认真的说,我喜欢你。

向日葵说,你喜欢的其实只是向日葵。在地球上,除了我之外还有成千上万朵的向日葵。

你只是随意地喜欢上了其中的一朵而已。

他想要反驳。他觉得不是这样的。他喜欢向日葵,喜欢他明亮的声音,喜欢他跟他讲的各种各样的故事,喜欢给他浇水时对方叶子抖动的样子。

可是小王子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样的心情。但他只能说,我喜欢你。

小王子想要抱住向日葵,可是伸出手,碰到的却只有冰冷冷的玻璃罩。


向日葵再也没和他说过话了。安安静静的,就像是一朵普通的向日葵一样。


好像什么都知道的翻译官告诉小王子,你可以再回地球一趟。

他说,毕竟那里才是他的家乡,说不定有能让他开口说话的办法。


于是小王子踏上了旅途。

临走之前,他在玻璃罩外面又敷上了一层荆棘,这样就谁也碰不到他的向日葵了。


他路过的第一个星球里,太阳在每天夜里11点准时落山,7点钟准时地升起。第二个星球里,到处都是小小的机器人。第三个星球里,开满了一百种花。第四个星球里,弥漫着草药的味道。第五个星球里,一个男人沉默地抽着烟,坐在墓碑前。


然后他终于到了地球。

他找到了当初那个花园,才发现原来那个花园里还有很多很多一样的向日葵。背对着阳光,整排整排地开着。

可小王子知道这些都不是他的向日葵。他走到其中一株的前面。他想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你好。

可是向日葵没有说话。

在他准备试着跟这片花园里所有的向日葵都搭个话的时候,他被一只兔子咬了一口。小王子低下头,认出来那是当初那只兔子。

兔子的身后,跟着一只狐狸。


狐狸说,咬他,就是他把向日葵带走的。


小王子花了一点时间,终于制服了那只兔子和那只狐狸,还有后来从树上跳下来的一只树懒。

有人给小王子泡了茶,把兔子和树懒抱了走,狐狸跳到了桌上。和刚刚完全不一样地,微笑着看着小王子。

他试图把向日葵不说话的事情告诉那个看起来和他们翻译官一样什么都知道的狐狸。狐狸虽然不像他的翻译官一样他说一个字可以解读十个字,但总算在喝完第三杯茶的时候,狐狸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


觉得已经说掉了自己三年份的话的小王子终于喘了口气。

然后狐狸说,可我为什么要帮你呢。那可是我们的向日葵。

可是……

小王子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

他说,你们这里还有那么多向日葵。

是啊。狐狸笑着说,那你也大可把那一朵向日葵还回来,再从这里带一朵回去。

多带几朵也行,狐狸说。正好他最近想改种点别的花了。


小王子摇摇头说,不行。

他说不出理由,可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行。

狐狸看着小王子,叹了口气。毛茸茸的尾巴摇来摇去的。

看起来什么都知道的狐狸说。这个世界上也有无数只像我这样的狐狸。有无数朵的向日葵。

对你来说,我和其他狐狸有什么不同呢?

「恩……你……会说话?」

狐狸摇摇头,你怎么知道别的狐狸不会说话呢。

可是别的向日葵不会说话。

他在心里想,狐狸像是看穿了他心里的想法一样,问他,那如果也有一朵向日葵会说话呢。

如果有另一朵向日葵,也会说话还会说很多的话,你会带他走吗。

小王子低下头,想了很久,然后抬起头,深黑色的眸子坚定地看着狐狸,说,不一样的。

不一样的——


小王子觉得自己有了答案。他给狐狸切了一盆白斩鸡,然后启程回到了自己的星球。


迷路的大臣正好也回来了,和他打了招呼。他没有来得及回话,就急急忙忙地走到了他的温室里。他急着去见他的向日葵,他想告诉他,我喜欢你。

因为你是属于我的向日葵。


可是被荆棘覆盖的漂亮的玻璃罩里,却是一朵枯萎了的向日葵。


迷路了很久才终于回来的大臣跟在他身后,看到小王子对着那个玻璃罩发呆,于是走过去对他说,你说那个向日葵啊。

在你离开的第二天就枯萎了。



评论(2)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