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喧嚣的茉莉

段子手。黄少天本命。

【周黄】rosebullet

原本只是一个脑洞,可写着写着感觉就变成短篇了

就当做前期撒糖吧(x


【周黄】rosebullet

周泽楷在一次任务中捡到一个孩子。

 

当时正在收网,警队凌凌乱乱地和黑手党战成一片,枪林弹雨火光四射。战后周泽楷负责打扫战场,听到角落的衣柜有声音,举着枪拉开门,就撞进一个孩子满是泪水的目光里。

青涩的少年手脚都被捆着,大眼睛亮得不可思议,形状好看的肩胛骨从过大的领口里露出来,红痕累累。周泽楷撕开他嘴上的胶布,就听他哑着嗓子哭:“救救我……”

然后就晕过去了。

 

孩子被救回队里,医生说身体上伤得不严重,但有被长期性侵的倾向,整个精神脆弱得很。周泽楷走进病房的时候小孩正抱着被子谁都不让靠近,一看见他就消停了。

小孩不记得自己住哪儿,也不知道以后想去哪儿,周泽楷就把他带回了家。

对了,他唯一记得的只有自己的名字。

他说他叫黄少天。

 

周警官未满三十,至今单身,气度英俊但寡言少语。十六岁的黄少天对他来说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幸好是个男孩儿也快成年了,努力一把应该还是能好好培养成人的,周泽楷想。

于是他送黄少天去念书,让他学画画,慢慢把刚带回家时形销骨立的小孩儿养得白白胖胖——胖算不上,但脸颊看上去终于有肉了,气色也健康多了,笑起来神采飞扬的。

哦对,他还会笑了。

 

这样挺好,周泽楷想,距离刚捡回来那会儿紧张得跟只兔子似的,现在会说会笑的黄少天简直要好太多。可他又有点寂寞,因为刚回来的兔子黄少天谁都不搭理,谁都怕,只黏他。

许是心灵受过创伤,刚到他家那会儿黄少天精神紧绷得让人心疼。他在家的时候走哪儿跟哪儿,问话却又不回答,给饭也只吃一点点,把周泽楷操心得够呛。好不容易折腾了半天终于躺下休息了,还没躺半小时就瞅见黄少天拖着枕头可怜兮兮地在他门口看他,他心一软,就把人放进卧室了。

看那孩子虽然依旧可怜兮兮地咬着嘴唇,眼神里那股子被遗弃的委屈好歹退去了一点儿,周泽楷才终于放下心来。小家伙小心翼翼地挨着他,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本来以为事情好歹好一些了,直到半个月后一次突击任务,周泽楷连着加班了三天,第四天回到家时才想起来,自己不再是以前那样一个人生活了,好像忘了给家里的小孩儿说一声。

进了门他就后悔了,小孩儿抱着他的衣服蜷缩在沙发上,一张小脸儿上全是泪痕,听见他开门的声音紧张地看过来,然后嘴一瘪,漏出一声压抑的哭腔,又生生憋住。

那一刻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让人狠狠揪了一把。他伸出手摸摸小孩儿的头,小孩儿只眼巴巴看着他,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砸,周泽楷手足无措了一会儿,俯身抱住了小孩儿让夜风吹得有点凉的身体。

然后小孩儿就哭了,嚎啕大哭,又委屈又难过,把周泽楷三天没换的警服哭湿了一大片。周泽楷嘴拙,他还在想怎么安慰两句,就感觉小孩的手回抱住了他,不停地打着颤。

他想他一辈子都不会放弃这个孩子。

 

黄少天被周泽楷收回家这件事警局里人尽皆知,还有不少人打趣过:周警官连女孩子都哄不好,闷头闷脑的,为啥一个孩子那么黏他。

有人说呸,周警官还用哄女孩子么?他的脸往那儿一搁,倒追着哄他的女孩子都排到东方明珠了;还有人说你懂啥,小孩儿是周警官救回来的,这叫雏鸟情结。

周泽楷笑笑不说话,心里却有点莫名的得意。

救回黄少天的是他,黄少天也只认他。虽然黄少天年纪不算太小了,可抚养他成人也好,给他指明人生的道路也好,周泽楷还有很多时间。

从法律上来说他算不上黄少天的监护人,可那孩子是独属于他的。

 

时间回到现在,距离黄少天道周泽楷家已经过了大半年。周泽楷看着被自己养得白白嫩嫩、有点小肉、会说会笑的黄少天,觉得欣慰又有点惆怅——警队难得的放假聚会他带上了黄少天,因为生得可爱,黄少天很受警队少有几个女性警员的喜爱,围着他一会儿掐掐脸一会儿摸摸头发,好不开心。

可周警官不开心,江波涛笑说小周你这是嫁女儿的心态?这可不行啊,以后少天长大了要结婚生子,你可还算是他的家长呢。

 

周泽楷没吭声,他压根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

晚上做饭的时候黄少天在客厅里跑来跑去,周泽楷想了想,问了一声:有喜欢的女孩儿了么?在学校。

他问的声音不大,夹杂在切菜的声音中就更不明显了。可黄少天不知怎么的就听见了,光着脚走到厨房门口,愣愣地看他。

周泽楷没去管他的眼神,自顾自地说下去:现在还小,以后再说。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以后再说,结婚,生孩……

他说到一半才想起来黄少天曾经经历过什么,对这方面也许会有阴影。他紧张地一手滑,菜刀就切自己手上了。

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找创可贴,没找着,又给他用冷水冲手,只是途中一直没抬头。周泽楷自知说错了话也没吭声。黄少天给他擦了手,看血还是止不住,就抱着他的手指,含进嘴里。

周泽楷吓了一跳,好一会儿感觉到黄少天的眼泪落到自己手上。他有点慌,黄少天抬起头看他,声音很小却很坚定。

我不,黄少天说,我不结婚,我哪儿都不去,我要一辈子留在这里。

 

周泽楷的心情很复杂,晚上黄少天照例钻进他怀里睡觉,他却睡不着。迷迷糊糊过了一宿,第二天早上醒来看见黄少天近在咫尺熟睡的脸庞,他的心情更复杂了。他想起了迷迷糊糊中做的梦,梦中含着他手指哭泣的黄少天,以及更多更多,更加难以启齿的镜头。

他觉得一切都完了。

可黄少天什么都不知道,依旧黏他粘得非常紧,随着日子的增长越来越精神可爱,笑容仿佛都带着阳光。周泽楷知道那是情人眼里自带的滤镜,心情又甜蜜又苦涩。

他去参加黄少天的校庆表演,看自己监护的孩子站在合唱队领唱的位置,整个舞台都暗淡下去,只有黄少天闪闪发光。

校庆最后的环节是交谊舞,黄少天婉拒了所有女生的邀请,跑来角落找西装革履的周泽楷,像模像样地行礼伸手:我可以请你跳支舞么?

两人在舞池炫目的灯光下摇晃,周泽楷当然不会跳交谊舞,揽着黄少天腰的手紧张得不敢放上去。可黄少天凑过来小声笑道:我也不会跳的,你小心点,不要踩到我就好啦。他又觉得开心了起来。他看着黄少天鼻尖冒出细细的汗珠,会说话的眼睛里盛着月光,忽然就觉得一切其实都很简单。

都很简单,他在生日的时候收到黄少天送的一大束红玫瑰——是黄少天偷偷打工赚钱买的——收到花时更加这么确定。他没有去想红玫瑰的含义,他也不用再去想了。事情多么简单和明了。

他只需要等到这个孩子成年,然后告诉黄少天,我也不想让你走,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留在我家,留在我心里。

 

黄少天的心思如何,周泽楷没有去细细琢磨。好像那束花也应证了他并不需要去琢磨。日子一天天过,两人的相处也越来越亲密,亦父亦友,又或者夹杂着别的说不清道不明,也或者根本不需明说就能心领神会的感情。

可随着感情的增长,把一些还不能提前有的情绪隐藏起来就变得格外困难。周泽楷忍了一段时间,终于在一个雨夜试图把黄少天赶回自己的卧室,起初小家伙不肯,叫着嚷着撒着娇,还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试图让他心软。谁知周泽楷坚决不从,黄少天就不闹了,眼神里的委屈切切实实。

周泽楷叹了口气,俩人对峙着谁也不让谁。忽然,黄少天凑上来在周泽楷唇上亲了一下。周泽楷愣了愣,黄少天看他没反应,又亲了一下。之后的第三次,就不再飞速离开,而是安安静静地,闭着眼贴着他的嘴唇。

周泽楷抬手搂住他,把小孩子一样的亲亲变成了切切实实的吻。等他放开气喘吁吁的黄少天时,感觉那朵破土而出的萌芽终于开花了。

听话,回去睡。他对黄少天说,语气很温柔。黄少天的眼睛湿漉漉的,让他心痒却又莫名地心安。回去睡吧,他重复了一遍,乖,等你长大。

黄少天嘟起了嘴,我现在就不是小孩子。

那等你十八岁,周泽楷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等你十八岁,什么都听你的。

 

那天之后黄少天就掰着指头数自己的十八岁生日还有几天才到。所幸还有半年多就到了——他在周泽楷家已经度过了近两年,这两年中的所有时光,谁都偷不走,将来也无法取代。

周泽楷十分满足,他并不心急,他们以后的时间还很长,比黄少天独自度过的、让他心碎的时间长很多很多倍。

可世事总是难料。

 

黄少天出事的时候离他的十八岁生日还有不到一个礼拜。警局收到那份录像带的时候,周泽楷感觉自己血液都凝固了。

录像带是两年前围剿的那个黑手党余孽寄过来的,录像带盒子里配着的那一小撮黄少天的头发——色泽偏浅柔软无比,周泽楷一眼就能认出它的主人——简直就是在示威,明晃晃地对周泽楷宣战:我们的东西,永远是我们的。

镜头里的黄少天如同两年前一般,被胶带封住了嘴并束缚住手脚,有眼泪从蒙着他眼睛的黑布条下流出。一只戴着黑手套的手温柔地扯开了布条,露出黄少天泪眼迷蒙的双眸。

在看到手的主人后,黄少天的眼神迅速写满了惊恐。黑色的手套捏住他白净的下巴,将他满是绝望的脸转向镜头,没有经过处理的温柔嗓音就传了出来。

真是好久不见呢少天,想我了么?

镜头里的黄少天哭着摇头,对方的声音虽然温柔,但在场所有人都可以看出,黄少天的表情已几近崩溃。

我可是很想少天你呢,可惜你好像忘了我们曾经的愉快时光。那个声音带着笑意问道,哎呀,你该不会是真的以为,投靠了亲爱的周警官,就永远安全了?

 

周泽楷几乎捏断握着的笔,警局里所有的人都神情严肃。出人意料的是,对方不仅没有对自己的声音做处理,连面具也没带,用一张看上去斯文儒雅的面孔,得体地对镜头微笑着自我介绍。

绑走曾经被警察救走的人,连自己的信息都不加掩饰,这光明正大的挑衅让在场所有人都愤怒不已。

可这愤怒传不到镜头的那边,温柔的嗓音还是徐徐响起了:好久不见了,各位亲爱的人民公仆们,我是喻文州,各位还记得我吧。那人笑眯眯地道,两年前的大礼喻某还铭记在心,时常想着该如何回报,才能表达我心中的感激之情。

喻文州的语气真诚无比,却让周泽楷感到浑身发冷。镇定,他不停地告诉自己,却无法自制地打着颤。

喻文州讲完了自己的条件——要求警局在三天内放出五名至关重要的犯人,他彬彬有礼地建议警局按照他的要求做,否则……

他没说否则会怎样,镜头转到明显陷入混乱的黄少天脸上。喻文州的手从他耳后一直轻抚到下巴,看起来带着款款的缱绻和柔情,却让黄少天颤抖着紧紧闭上双眼。

如果没记错,快到你十八岁生日了吧?喻文州说,让我们看看送给你一份什么礼物,作为你成人礼的美好回忆呢?

黄少天泪流不止的脸随着喻文州的声音“啪”地消失,结束在录像带放映完毕的沙沙声中。

-TBC-


还有一个结尾,晚上回去发,饿死了……

标题并不是服装牌子的广告 =。=

评论(2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