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喧嚣的茉莉

段子手。黄少天本命。

【喻黄】假戏真做 (六)(ABO)

大家新年好(。・∀・)ノ゙

还记得这篇文么(●′ω`●),上一回说道阿天陷入了黑暗……总感觉阿天沉睡了大半年,今天终于醒了( ̄ε(# ̄)☆╰╮(╰_╯)#

新年的第一篇更新就献给喻黄了,请保佑我新的一年有更多可以完成脑洞创作的时间吧!合掌。

直通车:1  2  3  4  5(上)    5(下)

 *有双花及隐藏林方,敏感者注意避雷。

 *有私设。

 *欢迎捉虫。


(六)

有谁轻轻抚过他的额头。

那力道很温柔,带着怜惜和珍视,让人沉醉。

 

猛地睁开眼,视线从一片迷雾中逐渐清明起来。黄少天看着屋顶的吊灯发出暖融融的光,在淡淡的玫瑰香气中茫然地躺了一小会儿,才慢慢想起一切。

他扭过头,打着点滴的手被人握在掌心,而那只手的主人——喻文州,正靠在床头闭着眼休息。他眼下有一层浅薄的青色,不知是长睫毛投下的阴影,还是过于疲惫的信号。

黄少天目不转睛地描摹着这熟悉又陌生的面容,直到喻文州睁开黑白分明的眸子,和他静静对视了好一会儿,他依旧没有移开目光。

 

喻文州对他笑了,语气温柔而轻缓:“少天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水?”

黄少天摇了摇头,开口问他话时声音还有点沙哑。

“这是哪里?”

“我的房子,最近都住这边,”喻文州拨开他的刘海,动作亲昵得像是相守已久的恋人,“别怕,已经没事了。”

一点都不怕,黄少天想,整件事虽然让他紧张担忧得不得了,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感到过一丝恐惧。

喻文州看他不说话,拇指在他手背上温柔地摩挲了一下:“还难受么?我叫医生过来看一下?”

 

一听到“医生”这个词,黄少天明显紧张了起来。喻文州安抚地拍拍他:“别担心,是我的私人医生,很可靠,”他示意了一下还剩一半的点滴,“昨晚你晕了过去,把我吓坏了……幸好医生说不要紧,打过抑制剂之后你的烧也退了。等这点葡萄糖打完,就能好起来。”

黄少天眨眨眼:“那你呢?”

“我?”喻文州笑笑,“我没事,别担心。”

“那这个玫瑰的味道……”

“没错,是我的信息素,”喻文州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在溢满房间每一个角落的玫瑰香气中轻笑起来,“临时标记很有用,医生说持续释放信息素,你会好受点,你现在有没有舒服些?”

黄少天没有说话,他知道持续释放信息素对喻文州意味着什么——不能主动克制欲望,不得不将自己保持在压抑着兴奋,又不能躲避情欲的痛苦中。

 

黄少天抿了抿唇,许是刚醒来积攒起的为数不多的体力,已在方才的对话中消耗完毕。他瞳眸中带着水汽,脸上渲着仿佛还没完全清醒的茫然神态,此时安静地看着喻文州的样子,竟显得意外乖顺起来。

看着他这个模样,喻文州压根儿没打算忍,伸手拨开他额前的碎发便在眉心印下一个温柔的吻。稍微分开一些,两人对视的目光忽然就显得无比缠绵,喻文州弯起嘴角,在黄少天紧张得微微阖起的眼皮上又亲了一下,接着是高挺的鼻梁,秀气的鼻尖。当他终于凑到黄少天唇边时,电话很不知趣地响了起来。

黄少天被惊得一下睁开眼,喻文州笑着揉了揉他的额发,接起电话走到了阳台。

 

黄少天长长地松了口气,明明不久前还在数不清的镜头前和喻文州热烈拥吻,此时这蜻蜓点水的柔情竟让他更觉得紧张。他拍了拍胸口,喻文州没有刻意压低嗓音,听得出是正在跟公司讨论刚才事件的解决办法。黄少天看着他的背影在阳台外璀璨的星光下挺拔俊秀,陷入了沉思。

 

约摸二十分钟后,喻文州才收了手机回到房间。黄少天心里着急,坐直了身子忙不迭地问怎么样。

“媒体那边倒是暂时压下来了,短时间内不会公布于众,不过估计压不了多久。这几家报纸都不是省油的灯,大概明天早上其他的娱乐公司就会收到消息,要是不小心……照片流出来也就是这个月的事。”

“那怎么办,”黄少天忧心忡忡,他对娱乐圈的事几乎算是一无所知,喻文州这样的说辞他并不能听出后需解决麻不麻烦,“如果照片流出来会怎么样呢?你的人气会有影响么?公司会不会处罚你?还有……”

“冷静点少天,”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微笑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淡定,“没事的,只要开了发布会作出说明,就没事了。”

“发布会…好,那就开发布会,”黄少天虽然不关注娱乐圈,但明星澄清绯闻的发布会他还是略懂一二的,“明天就开……啊不,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吧?天亮就开……”

 

喻文州笑了起来,眼神里深不见底的温柔几乎让刚醒过来的黄少天又要晕过去,他捏了捏黄少天的脸颊,带着笑意说道:“刚才我还在跟经纪人商量是马上开还是推迟一阵子呢,既然少天决定了,那便依你,天亮就开吧。”

“推迟?为什么?”黄少天一头雾水,“发布会不是越早开越好么?”

“是啊,我一开始考虑到现在郭导的剧还在播,我的角色最后毕竟还是会和苏沐橙happy ending,要顾及剧组的配对宣传,现在公布影响不好……不过刚才和郭导商量过了,郭导说没关系,可以在大结局播出之后立刻宣布,反而会给剧更正向的宣传,所以他说不必太顾忌剧那边的影响,他很期待发布会。”

黄少天越听越糊涂了:“等等等等…不就是因为要考虑郭导的剧,你和苏女神要炒配对,才应该更快澄清么?要不影响是坏的啊……”

 

“少天,”喻文州凝视着他,“我开发布会不是要澄清绯闻的。”

“啊?”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喻文州,显然没反应过来。

“我开发布会,不是想要澄清,”喻文州刮了刮他的鼻子,最终还是吻在了黄少天的手背上,“而是正式公布于众,让大家都知道记者拍到的照片很正常,因为我们在一起了,你是我的omega。”

 

黄少天良久都没有说话,就在喻文州以为他又累了而想告辞让他休息时,黄少天的声音才闷闷地传了出来。

“发布会……还是先不要开了吧。”

喻文州的动作顿了顿,用依旧无懈可击的笑容答道:“好,如果少天觉得现在太急,就等到剧播完,这样就不会影响郭导了,你觉得呢?”

黄少天摇头,刘海垂下遮住了他的眼睛:“不是的,我是说……我是说,发布会不要开了……我……我还……”

“如果少天是担心我……”

黄少天猛地摇头,却没有说下去,也没有抬头去看喻文州的表情是不是变得惊讶或冷淡。他以为自己会戏谑地想“哈哈哈我要看看你微笑之外的表情”来掩饰自己的心乱如麻,可他竟连这自欺欺人的调侃都做不到。他只觉得害怕,因为如果喻文州问他原因,他根本不知该怎么解释这变相的拒绝。

拒绝今晚的一切,拒绝三个多月以来的追求,拒绝喻文州。

 

沉默的尴尬在两人之间流转,最终被喻文州轻轻打破。“我知道了,”他说,言语中的情绪听不出变化,“那少天先好好休息吧,明天天亮我就送你回学校。”

不愧是喻文州啊,追问“为什么”这种失态又让别人为难的事,果然永远都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黄少天暗松口气的同时,觉得心口无比沉重地难受起来。

他想说对不起,可说话似乎变得无比艰难,发不出一丝声音。喻文州帮他把打空的点滴拔掉,处理好针口后掖好被子,依旧温柔体贴得无与伦比。黄少天走着神,无意识地目送着喻文州留下夜灯走到门口,在门要被带上的前一刻,喻文州的声音忽然从朦胧的昏暗中传了出来。

“我只有一个问题,如果可以,请少天一定要回答我。”

黄少天下意识地点点头。

“那么,少天你喜欢我么?”

 

***

回到学校时天色还早,黄少天蹑手蹑脚地走进寝室,被忽然尖叫着出现的张佳乐紧紧抱住,他吓了一大跳,在亮起的灯光里看见方锐担忧的眼神,以及终于舍得放开他的张佳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喻文州分析得没错,虽然媒体没刊登,可大部分业内人士都知道了昨晚发生的大事——包括对郭导电视剧进行了投资的孙哲平。孙哲平一旦知道此事,张佳乐和方锐不知道才真是见鬼了。在把事情经过和后续发展都巨细无遗地向两人坦白后,黄少天不出意料地看到方锐露出的“卧槽”表情,张佳乐也果不其然地略过刺激的狗仔追逐战,俩人对黄少天拒绝了喻文州这件事展开了激烈的探讨。

 

“所以说黄少天,你平常那天上天下唯舞独尊的气概都到哪儿去了?这么婆婆妈妈一点儿都不像你,思前想后的,你还是黄少天吗?”方锐做出痛心疾首状。

“去去去,少天天这么想是很正常的,换你你相信?反正我不信。”张佳乐坐在黄少天床边跟方锐叫板。

方锐不服,经常被张佳乐闪光弹虐狗的他,平时对待喻黄这段所谓的“恋爱”总是习惯性地吐槽唱衰,这次却意外地看好二人的缘分;然而张佳乐更不服,他也一反常态地没有表示“真爱无罪”,而是坚决地站定立场,支持黄少天拒绝喻文州。

 

“我说我们心平气和地想一想,”方锐冲把脸埋在枕头里的黄少天扬了扬下巴,“我知道喻文州看起来总是从容不迫成竹在胸的样子让你们觉得他太过理性,怀疑他其实没有动真情……可是同志们,有的人就是情商高啊,就是能在面对着自己心上人的时候也能保持理性啊,人家这样活了二十多年,性格都形成了,还非得要死要活地对你表示爱意你才相信啊?”

张佳乐伸手堵住黄少天的耳朵:“少天别听方锐瞎胡扯,说得自己特别了解他一扬。我问你猥琐方,你觉着都碰上这么大事儿了还能保持微笑戴着面具的人,你真的认得清么?真的可信?这种本事一看就是情场老手,到时候他腻了拍拍屁股走人,你去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都能保持这笑脸你信不?”

“我跟你没法儿沟通,”方锐甩了甩手,“你也不了解喻文州,凭什么就觉得人家一定是个拔X无情的渣A啊?是是是就你家大孙是真爱,碰上你智商情商掉光了各种犯二就是真爱了,都不兴别人聪明冷静。”

“说正事儿呢方锐你丫少趁机人身攻击啊我警告你,”张佳乐做了个凶狠的表情,“要搁老林身上对你的事儿永远不缓不急,你乐意?”

 

“行了你们别闹了,你们说的话我都想过一千一万遍了,”一直装鸵鸟的黄少天从枕头里扬起脸,“还有,喻文州没有不缓不急,昨天晚上我高烧的时候,他比我还着急的。”

张佳乐噎了一下,有点狐疑:“你确定他不是怕被狗仔拍到不好的镜头?”

“说点儿好话吧你,”方锐觉得自己坐实了观点特别高兴,拖着椅子挪到黄少天床边,“诶诶少天,那你既然都这么说了,其实你知道他最起码是挺关心你的,对吧?”

黄少天闷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那不就成了……那我问你,你到底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喻文州没信心啊?”

黄少天不说话,又想把脸埋进枕头的瞬间被方锐伸手阻止了,捏着他的下巴拷问他。

“好,那不管你到底是对谁没信心,你就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喻文州。”

“对,就是这个问题,”张佳乐终于又和方锐统一了战线,“你都没明确说过呢,你到底喜不喜欢喻文州?

黄少天长啸一声,满脸的生无可恋。

 

***

再接到小颜电话时已经过去了三天,黄少天犹豫了很久才点开通话,庆幸的是并没有听出小颜的态度有什么改变。他刚松了口气,和小颜确定完最后一场戏的拍摄时间,却还是猝不及防地被提及了那晚的事。

幸好小颜不是来八卦的也不是来嘲讽的,声音里满是宽慰:“黄少你放宽心,这几天喻总过来拍戏,剧组都没人说过这事儿,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就跟以前一样随意演就好啦~”

黄少天答应了,收了电话才想说一句你不懂宝宝心里苦。喻文州身份地位摆在那儿,没人敢在他面前胡说八道是正常的,可并不代表自己也能逃过这些连自己都没想清楚答案的问题。

 

关于那晚的拥吻,关于喻文州的追求,关于大家不约而同问出问题的答案。

喜不喜欢,这还用问么……黄少天把手机扔到床脚,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

 

如果真的不喜欢喻文州,他就不用这么困扰而难过了啊。

-TBC-


休假刚结束,下火车一到家就打开word写下了一闪而过被我抓住的灵感~

快夸夸我(你滚

越看之前的更新越觉得烂得无可救药不想继续,但是又答应了不弃坑可怎么办……

唯一的方法就是赶紧完结沉入湖底不再回头看一眼(x


PS:评论如果只有“有生之年”和“活久见”几个字想说的话,就不要评了^_^不然直接拉黑哦么么哒

评论(41)

热度(210)